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七百一十章 确定还要躲在床下【三】

第七百一十章 确定还要躲在床下【三】

  所有人离开之后,寝殿彻底的【魔神狂后】安静了下来。

  这种安静很诡异,对于百里温柔来说也很压抑。

  因为……

  “啪!”

  突然门彻底的【魔神狂后】关了起来。

  寝殿的【魔神狂后】光线突然间暗了下来,特别是【魔神狂后】床底下,她仿佛紧张的【魔神狂后】能够听见自己的【魔神狂后】心跳声。

  可是【魔神狂后】,所是【魔神狂后】视线看着那狗帝一步一步的【魔神狂后】靠近,鎏金色的【魔神狂后】长靴朝着床的【魔神狂后】方向走来。

  突然,百里温柔有种自己其实被发现了的【魔神狂后】错觉。

  这……其实是【魔神狂后】个阴谋,抓她的【魔神狂后】阴谋。

  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心中无限响起这个声音,可是【魔神狂后】此时还有个自以为是【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声音告诉她,应该不可能。

  天帝是【魔神狂后】闲的【魔神狂后】蛋疼才会用自己的【魔神狂后】本命法器做诱饵,还布下这盛大的【魔神狂后】雷祭?

  可惜,梦想是【魔神狂后】美好的【魔神狂后】,现实是【魔神狂后】很多狗血的【魔神狂后】。

  此时的【魔神狂后】某位天帝不是【魔神狂后】朝着床的【魔神狂后】方向走来,而是【魔神狂后】直接走到了床边。

  “你知道什么叫做本命法器吗?就算它被你收入空间,我依旧能够察觉到它的【魔神狂后】气息然后把它召唤回来。当然,你的【魔神狂后】空间比较特别,可是【魔神狂后】也并不影响我知道床底下藏着一个小偷。魔尊大人,你是【魔神狂后】魔界混不下去了,所以改身份想要来我神宫行窃了么?”

  天帝的【魔神狂后】声音唐突的【魔神狂后】在整个寝殿响起。

  百里温柔激动的【魔神狂后】差点跳了起,如果说前一段话抱着侥幸的【魔神狂后】话,后面一段指名道姓的【魔神狂后】话还不知道这位天帝是【魔神狂后】对着她说的【魔神狂后】话就除非聋了。

  “你……你是【魔神狂后】怎么知道我在床底下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心惊肉跳,终于出声了。

  既然他知道她的【魔神狂后】空间特别就是【魔神狂后】感应不出法器才对。

  “确定要待在我的【魔神狂后】床下跟我说话?”

  狗帝的【魔神狂后】声音很欠扁。

  “你能好好沟通的【魔神狂后】话我就出去,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百里温柔谈着条件。

  帝邪忍不住挑眉,“上次我对我动手动脚了么?”

  “呵呵,如果不是【魔神狂后】我逃跑了的【魔神狂后】话,你不是【魔神狂后】抓住我了吗?”百里温柔嘲讽他阴险。

  “既然如此的【魔神狂后】话,我今天不对你动手动脚,咱们好好沟通一下。”床边的【魔神狂后】脚转身离开,走到了不远处,看模样应该坐下了,“为什么堂堂魔尊不在魔界,竟然会变成这样来偷我的【魔神狂后】光华。”

  偷这个词让百里温柔觉得有些丢脸,可是【魔神狂后】她确实是【魔神狂后】来偷的【魔神狂后】。

  犹豫再三,百里温柔才出了去,毕竟都已经被发现了。

  出不出去,难道这床能保护她?

  “你到底是【魔神狂后】怎么发现我的【魔神狂后】?这雷祭……不会也是【魔神狂后】你故意设计的【魔神狂后】吧?”百里温柔从床下狼狈的【魔神狂后】爬了出来便直接远离了那狗天帝,顺势坐在了床边角的【魔神狂后】一个位置。

  看着她竟然坐在了自己的【魔神狂后】床上,帝邪倒是【魔神狂后】没有说什么?只是【魔神狂后】扫视了她那滑稽的【魔神狂后】形象便微不可闻的【魔神狂后】挑眉道,“整个神宫里面都有我的【魔神狂后】结界,而且你现在的【魔神狂后】实力比我弱,再怎么隐藏都不可能在我的【魔神狂后】面前彻底无形的【魔神狂后】。”

  百里温柔:“……”

  “所以从头到尾你都知道我的【魔神狂后】存在?”

  狗帝没有回答,可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却已经知道答案。

  奶奶的【魔神狂后】,如果这天帝从头到尾都知道她的【魔神狂后】存在。

  那她躲在石狮后面,其实……像个小丑一样?

  不对,还有那道天雷……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