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八百二十三章 会永远是【魔神狂后】你的【魔神狂后】席太太吗【一】

第八百二十三章 会永远是【魔神狂后】你的【魔神狂后】席太太吗【一】

  司宫樊的【魔神狂后】面色难看了几分,不过却是【魔神狂后】又笑了出来,“是【魔神狂后】么?看来席总对于百里小姐很是【魔神狂后】信任嘛~”

  “若是【魔神狂后】来参加婚礼的【魔神狂后】,希望你应该我妻子叫席太太。”席御邪搂住自家媳妇的【魔神狂后】腰身,宣誓主导权。

  司宫樊看着席御邪,只是【魔神狂后】冷魅一笑,“你确定……会永远是【魔神狂后】你的【魔神狂后】席太太吗?”

  他的【魔神狂后】话落,全场的【魔神狂后】宾客们都听到了浓重的【魔神狂后】火药味儿。

  没想到这个宫先生竟然如此大胆?在席家的【魔神狂后】婚礼上如此挑衅。

  “呵,如果不是【魔神狂后】因为今日这是【魔神狂后】我的【魔神狂后】婚礼,我不想留下任何的【魔神狂后】瑕疵。你猜……你今天说出这话的【魔神狂后】结果是【魔神狂后】什么?”席御邪凉凉的【魔神狂后】声音传来,目光仿佛粹了冰渣子一般冷寒。

  那头的【魔神狂后】席家众人也是【魔神狂后】面色难看的【魔神狂后】看着司宫樊。

  “这个人是【魔神狂后】谁?怎么好像是【魔神狂后】来专门针对邪儿的【魔神狂后】?”李冰莲担忧又觉得愤怒。

  只有席傲天看着司宫樊,表情有些微微的【魔神狂后】惊骇,这张脸怎么会这么眼熟?好像是【魔神狂后】……

  他仿佛陷入了什么深深的【魔神狂后】思绪当中,眼眸十分的【魔神狂后】复杂。

  此时旁边位置的【魔神狂后】席北城看了自己的【魔神狂后】父亲一眼,他也是【魔神狂后】知道此时父亲的【魔神狂后】想法的【魔神狂后】。

  黔叔叔么?那和自己父亲出生入死最后却死了的【魔神狂后】兄弟。

  可是【魔神狂后】这个却姓宫,真的【魔神狂后】跟司奕黔有关系么?

  黔叔叔死的【魔神狂后】时候并未说自己有什么妻儿,总之这件事情是【魔神狂后】自家父亲心里永远的【魔神狂后】痛。

  司宫樊仿佛也察觉到了席傲天的【魔神狂后】眼神,淡漠的【魔神狂后】转过来看了一眼,最后露出了轻视和极度的【魔神狂后】不屑,完全不忌讳对方的【魔神狂后】身份。

  那眼神让席傲天明显愣住,他没有愤怒,只是【魔神狂后】觉得太像了这一张脸。

  可是【魔神狂后】司宫樊却直接于是【魔神狂后】席傲天的【魔神狂后】神情,惺惺作态,呵。席傲天,坐上这个本不该属于你的【魔神狂后】位置,你良心安吗?

  你还记得那个死去的【魔神狂后】男人吗?有任何的【魔神狂后】负罪感吗?

  你这个胆小,狡诈的【魔神狂后】虚伪小人。

  这一眼不是【魔神狂后】很明显的【魔神狂后】对视却被百里温柔捕捉,她微微沉思,因为刚才从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眸子里看到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刚才他对于席傲天强烈的【魔神狂后】恨意。

  百里温柔也是【魔神狂后】看到了席傲天那明显复杂的【魔神狂后】表情,感觉……他对于司宫樊并不陌生一般。

  怎么会?

  百里温柔一直都疑惑,司宫樊为什么一直想杀席御邪,为什么偏偏对席御邪恨之入骨?

  如今,难不成是【魔神狂后】因为席家,是【魔神狂后】因为席傲天么?

  可是【魔神狂后】为什么是【魔神狂后】席御邪,这其中到底又有什么其他的【魔神狂后】原因?

  “宫先生,既然来了要么就好好做个客人,要么……就离开这里。不管你还有什么其他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你今日都绝对不会得逞。”

  最后一句话,百里温柔就带着笑容轻轻的【魔神狂后】说的【魔神狂后】。

  可是【魔神狂后】其中的【魔神狂后】威胁,却是【魔神狂后】显而易见。

  若是【魔神狂后】破坏了她的【魔神狂后】婚礼,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是【魔神狂后】……显然司宫樊并没有这个觉悟。

  他的【魔神狂后】嘴角缓缓的【魔神狂后】勾起,眸光看着百里温柔,声音懒洋洋的【魔神狂后】道,“若是【魔神狂后】真的【魔神狂后】有其他目的【魔神狂后】呢?”

  他的【魔神狂后】声音落,突然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耳机里面传来了惊慌的【魔神狂后】声音,“主子,咱们被袭击了,对方有直升机!”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