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谈话【一】

第八百三十九章 谈话【一】

  席御邪一脸淡定,“我这半年所有的【魔神狂后】出差全部推了。”

  大厅中的【魔神狂后】席歌蒂等人:“……”丧心病狂。

  席傲天才满意的【魔神狂后】点头,“那就好!”

  大厅中的【魔神狂后】席歌蒂等人再次:“……”中了百里毒不浅。

  不过他们却是【魔神狂后】觉得这样理所当然是【魔神狂后】怎么回事?

  好吧!谁让百里的【魔神狂后】魅力太大。

  而就在席御邪要和席傲天告别的【魔神狂后】时候,百里温柔却是【魔神狂后】突然道,“等会儿,我有话和首长说。”

  “还首长呢,叫爸!”席傲天假装不开心的【魔神狂后】模样,然后疑惑,“有话对爸直说没关系,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这小子欺负你?如果是【魔神狂后】这小子欺负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百里温柔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魔神狂后】道,“爸,不是【魔神狂后】这个,这事儿有些……咱们换个地方吧!”

  席傲天才明白过来,这事情应该并不简单。

  可是【魔神狂后】还不如百里温柔叫自己爸让他重视和高兴,然后笑着道,“我们去书房说。”

  席御邪看着自家媳妇,虽然好奇,可是【魔神狂后】却没有多问,只是【魔神狂后】目送百里温柔和席傲天上了二楼。

  大厅当中的【魔神狂后】席歌蒂,席北城,李冰莲等人是【魔神狂后】疑惑的【魔神狂后】对视了一眼便又松开了。

  百里和老爷子有会有什么悄悄话?

  只有席御邪淡定的【魔神狂后】坐在沙发上开始等待。

  二楼的【魔神狂后】书房。

  “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席傲天坐在了书房里小沙发上,看着百里温柔,“先坐。”

  百里温柔坐在了旁边的【魔神狂后】位置看着席傲天,也没有拐弯,便直接道,“是【魔神狂后】关于宫樊的【魔神狂后】。”

  “宫樊?”席傲天不明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只是【魔神狂后】觉得有些耳熟。

  百里温柔解释,“就是【魔神狂后】昨天的【魔神狂后】那个持枪过来破坏婚礼的【魔神狂后】男人。”

  席傲天的【魔神狂后】表情明显变了,深深的【魔神狂后】看了百里温柔一眼,然后便弯腰开始拿起桌面的【魔神狂后】茶壶,开始倒茶,“怎么会跟我提起他?难道小柔你认识他?”

  想到这里,席傲天的【魔神狂后】情绪微微起伏,想着若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认识这个叫做宫樊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他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魔神狂后】谁了?

  为什么他会和奕黔长的【魔神狂后】那么相似?

  “不,我不认识他,而是【魔神狂后】昨天婚礼我注意到您的【魔神狂后】表情在看到宫樊的【魔神狂后】时候就有些不对劲。所以猜到,您是【魔神狂后】否认识他?毕竟……这个宫樊一直莫名其妙的【魔神狂后】对席家有种仇视,并且对于御邪更是【魔神狂后】天生敌视不对头,从一开始就想着要他的【魔神狂后】性命。所以我想着是【魔神狂后】否可以从您这里得到什么结果?”百里温柔解释。

  席傲天听到这话却是【魔神狂后】愣住,“他和阿邪一直不对头?”

  “没错,第一次御邪见面的【魔神狂后】时候,他便身中了剧毒。幕后的【魔神狂后】人,一定是【魔神狂后】这个宫樊,所以他对于席家,肯定有什么莫名的【魔神狂后】恩怨在。所以我好奇,您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知道什么?”可是【魔神狂后】刚才从席傲天的【魔神狂后】语气当中听到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他对宫樊这个名字的【魔神狂后】陌生,甚至并不认识这个人,怎么会?

  席傲天犹豫且沉默了一会儿,也是【魔神狂后】诧异,没想到自家老四中毒的【魔神狂后】事情竟然是【魔神狂后】昨天那个男人。

  于是【魔神狂后】叹息了一声变道,“我并不确定,我只是【魔神狂后】觉得他很像我一个朋友。”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