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八百四十章 很好很好的【魔神狂后】朋友【二】

第八百四十章 很好很好的【魔神狂后】朋友【二】

  “朋友?”百里温柔疑惑。

  “没错,朋友……”席傲天仿佛是【魔神狂后】在回忆,然后到,“司奕黔,我的【魔神狂后】一个很好的【魔神狂后】朋友。

  当年我和他一起进的【魔神狂后】军队,一起出生入死,我们无话不谈,生死之交。”

  “然后呢?”百里温柔大概是【魔神狂后】已经知道了结果。

  席傲天的【魔神狂后】情绪有些低落,不单单是【魔神狂后】陈述一件普通的【魔神狂后】事情,更像是【魔神狂后】心头一直埋藏的【魔神狂后】秘密,“那一次任务,我和他一起去的【魔神狂后】。只不过……所有人都死了,包括他。本来我也是【魔神狂后】必死无疑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他,最后一刻用生命告诉我离开那里,替我掩护了下来。

  他牺牲了,只有我活下来。我觉得,那一次本来死的【魔神狂后】人应该是【魔神狂后】我,不应该是【魔神狂后】他,明明那么优秀的【魔神狂后】他,是【魔神狂后】最不应该死的【魔神狂后】。

  不然……如今的【魔神狂后】这个位置也应该是【魔神狂后】他的【魔神狂后】而不是【魔神狂后】属于我,他才是【魔神狂后】最有资格享用这个位置的【魔神狂后】人。可是【魔神狂后】当初活下来的【魔神狂后】只有我,我享受了这些荣誉和头衔,但至今为止我都只觉得这是【魔神狂后】一种沉重的【魔神狂后】枷锁,我愧对他啊!”

  “那您尝试过找过他的【魔神狂后】家人么?”百里温柔疑惑。

  “找过,我想找到他的【魔神狂后】家人,可是【魔神狂后】却又得知他没有家人。”这也是【魔神狂后】他看到司宫樊的【魔神狂后】时候觉得十分惊疑的【魔神狂后】事情。

  百里温柔大概是【魔神狂后】明白了事情的【魔神狂后】大致原由。可是【魔神狂后】更加想了解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当时的【魔神狂后】事情有没有什么误会?毕竟当时只有您一个人活着,然后又得到了现在这样的【魔神狂后】地位。若是【魔神狂后】有心人的【魔神狂后】话,一定会阴谋论的【魔神狂后】觉得人或许是【魔神狂后】您……”

  她欲言又止,可是【魔神狂后】席傲天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是【魔神狂后】什么意思?

  “所以……我想知道当年的【魔神狂后】事情到底没有证据证明司奕黔是【魔神狂后】主动救的【魔神狂后】您?”百里温柔道。

  席傲天一听便点头,“当然,司奕黔在我不知道的【魔神狂后】最后一口气打了电话给总部报备了最后一段信息便直接断气的【魔神狂后】。他还让人去支援接我,就算是【魔神狂后】这种时候都把我放在心上的【魔神狂后】兄弟怎么可能和宫樊有关系?”

  百里温柔却并不觉得,“那段电话资料为您洗白可是【魔神狂后】最后公布了没有?”

  “没有,这是【魔神狂后】属于机密的【魔神狂后】事情,怎么可能公布?”席傲天说完之后也是【魔神狂后】反应过来,表情震惊,“难不成?”

  电话的【魔神狂后】事情知道的【魔神狂后】不过就是【魔神狂后】当时的【魔神狂后】老将军崔庄以及其他几位上将,现在也已经全部退休。如果说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的【魔神狂后】人,一定会觉得他有猫腻吧?

  毕竟当时他和司奕黔的【魔神狂后】关系人尽皆知,并且司奕黔也是【魔神狂后】一代天才。

  可是【魔神狂后】一场任务却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并且司奕黔的【魔神狂后】功劳还挪到了他的【魔神狂后】头上。

  他成为了最佳的【魔神狂后】受益人,可是【魔神狂后】司奕黔却死了,死的【魔神狂后】不明不白。

  “或许,还有其他的【魔神狂后】误会呢?”百里温柔觉得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席傲天却是【魔神狂后】不知道了,“当时这个任务本来就是【魔神狂后】很突然性的【魔神狂后】,中间又调度了一下。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能活下来,都是【魔神狂后】时刻不忘记是【魔神狂后】因为阿黔的【魔神狂后】原因。我知道他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可惜他并没有子嗣,不然我……”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