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八百七十五章 解除恩怨【一】

第八百七十五章 解除恩怨【一】

  她眼睛看着前方,靠在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不想理会旁边的【魔神狂后】这个男人。

  司宫樊听到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话,薄唇一勾,“你果然那时候在那里,席御邪身上的【魔神狂后】毒……是【魔神狂后】你解的【魔神狂后】?”

  和他的【魔神狂后】猜测,一模一样。

  百里温柔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一点儿隐藏的【魔神狂后】意思都没有?

  看了看四周的【魔神狂后】乘客,便突然在自己的【魔神狂后】包包,其实是【魔神狂后】空间里面掏出笔和纸。

  现在随身都会带着包包,可以借着掩饰然后在空间取东西。

  司宫樊看着百里温柔掏纸和笔之后,便在上面写出了一段话“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

  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目光幽深,然后靠坐在椅背上,声音低沉,“他应该。”

  “他是【魔神狂后】抢了你老婆,还是【魔神狂后】挖了你家祖坟?怎么就应该了?”百里温柔把本子上的【魔神狂后】话对准司宫樊。

  男人暼了一眼,便道,“你猜对了,他抢了我想要的【魔神狂后】女人。”

  百里温柔:“……”

  “问你一个问题。”百里温柔突然放下了本子。

  司宫樊听到她严肃的【魔神狂后】声音,便懒洋洋的【魔神狂后】道,“你说。”

  “司奕黔,是【魔神狂后】你父亲吗?”

  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话说完,明显感觉到身旁的【魔神狂后】男人气息正在阴沉,整个人的【魔神狂后】温度都下降至冰窖的【魔神狂后】森寒,无形的【魔神狂后】煞气蔓延开来。

  真的【魔神狂后】有关系……

  百里温柔心头惊,若是【魔神狂后】没有关系,司宫樊也不会有这样的【魔神狂后】反应。

  司宫樊声音冷漠,“你从哪里,知道的【魔神狂后】这个名字。”

  “我从哪里知道的【魔神狂后】并不重要,重要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你对席家的【魔神狂后】恨意是【魔神狂后】因为司奕黔的【魔神狂后】死的【魔神狂后】话,那么这件事情跟席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百里温柔觉得正好碰到了司宫樊,那么有必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那个老家伙说的【魔神狂后】?他是【魔神狂后】怎么甩掉自己的【魔神狂后】罪名让你相信他的【魔神狂后】?”司宫樊冷笑,“还是【魔神狂后】说,你因为席御邪,所以不管席家说什么都相信?”

  “我只是【魔神狂后】觉得你太自负了,既然你父亲和席老爷生前关系摹灸窨窈蟆壳么好,就应该相信你父亲的【魔神狂后】眼光。对吗?司宫樊……”百里温柔几乎已经可以确认,司奕黔和宫樊的【魔神狂后】关系。

  司宫樊没想到凭着自己的【魔神狂后】反应,身旁的【魔神狂后】女子便已经肯定这份关系。

  不过,对于席家,他依旧是【魔神狂后】恨的【魔神狂后】,“只能说明我父亲当初识人不清,不然又怎么会被那个卑鄙阴险的【魔神狂后】男人害了?还坐上了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魔神狂后】位置?”

  百里温柔不知道司宫樊为什么如此固执。

  然后便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你父亲,应该不知道你这个儿子的【魔神狂后】存在吧!”

  司宫樊整个人怔住,然后转头看着百里温柔。

  她怎么知道的【魔神狂后】这么详细?

  “因为……”百里温柔看着司宫樊,“在你父亲死了之后,席老爷很内疚,到处寻找你父亲家人的【魔神狂后】消息,可是【魔神狂后】却发现没有找到任何的【魔神狂后】结果。而你父亲生前又未曾和他这个好友说过任何关于孩子的【魔神狂后】事情。所以我便怀疑,你父亲根本就不知道你的【魔神狂后】存在。”

  “呵……”司宫樊自嘲的【魔神狂后】轻笑了一声,然后便幽幽的【魔神狂后】道,“确实不知道,我母亲和我父亲分手后才发现自己怀的【魔神狂后】孕。等找到他的【魔神狂后】时候,已经是【魔神狂后】他已经死了的【魔神狂后】消息。”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