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八百七十六章 颠覆想法【二】

第八百七十六章 颠覆想法【二】

  “随后我母亲也是【魔神狂后】大受打击,郁郁寡欢而终。”

  “我母亲一直在等我父亲回去,可是【魔神狂后】他离家出走之后,便入了军,抛弃了所有……”

  “我不应该为他报仇,我是【魔神狂后】替我母亲不甘心。”

  “若是【魔神狂后】他没死,或许……后面的【魔神狂后】结果都会不一样。”

  司宫樊的【魔神狂后】声音断断续续,仿佛在回忆。

  百里温柔沉默了一会儿便继续道,“那你也应该查到了一些信息,为什么就一定认为是【魔神狂后】席老爷害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你父亲呢?”

  “因为……那场任务本来的【魔神狂后】负责人,应该是【魔神狂后】席傲天。上面根本知道那是【魔神狂后】一场赴死的【魔神狂后】安排,可是【魔神狂后】为什么会临时换成了功绩满满的【魔神狂后】司奕黔?呵……这就是【魔神狂后】兄弟?享受他死后的【魔神狂后】荣誉,用生命换来的【魔神狂后】荣誉。这场受益人是【魔神狂后】谁?而杀了我父亲的【魔神狂后】又是【魔神狂后】谁?已经很明显了。”司宫樊道。

  百里温柔微微诧异,“什么负责人一开始是【魔神狂后】席傲天,然后又换成了司奕黔?”

  这些,她并没有听席老爷说。

  所以,很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本来负责这场任务的【魔神狂后】本来是【魔神狂后】他?

  “这些席傲天难道没有跟你说?还是【魔神狂后】他心虚,所以不敢说?”司宫樊冷笑。

  百里温柔凝眉,“如果真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席老爷做的【魔神狂后】这件事情,你觉得你父亲会不知道?”

  “他已经死了,就算知道又能怎么办?”司宫樊提醒。

  可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却是【魔神狂后】看着他道,“那你知道你父亲临时之前给总部发的【魔神狂后】讯息么?还是【魔神狂后】他让席老爷子撤退的【魔神狂后】。不然……那时候死的【魔神狂后】就是【魔神狂后】两个人。是【魔神狂后】你父亲,当时救了席老爷,而并非一切都是【魔神狂后】提前计划。”

  司宫樊狠狠一愣,“不可能。”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他的【魔神狂后】讯息还有通话记录一直放在国家机密中心,你根本不可能查到。”百里温柔突然想到了老将军曹庄,这事情他也应该清楚。

  司宫樊却不接受,“那为什么会临时换了负责人?而为什么是【魔神狂后】席御邪接收了他所有的【魔神狂后】功绩?”

  确实,这也说不通。

  “正好在京都,如果有空的【魔神狂后】话,你可以跟我去曹老将军那里问问。这件事情,他也清楚,如果想要知道真相的【魔神狂后】话,就不要拒绝。当然了……你若是【魔神狂后】执意要沉迷在自己的【魔神狂后】偏执当中我也没办法。”百里温柔挑眉。

  司宫樊不再说话,不知道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刚才百里温柔说的【魔神狂后】信息对他来说太过颠覆。

  一个小时后,飞机到达了京都的【魔神狂后】机场。

  司宫樊整个人看起来很阴沉,可是【魔神狂后】却依旧很在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身旁,跟个被欠了好多钱债主。

  百里温柔不再理会他,但是【魔神狂后】至少如果在自己离开之前把所有的【魔神狂后】事情都解决也是【魔神狂后】好的【魔神狂后】。

  比如司宫樊和席家的【魔神狂后】恩怨。

  司家?

  百里温柔总觉得有些耳熟,但是【魔神狂后】又想不起来。

  说司奕黔离家出门,那么他的【魔神狂后】本家到底是【魔神狂后】哪儿?一定不是【魔神狂后】普通人就是【魔神狂后】了,看看司宫樊现在的【魔神狂后】模样,若是【魔神狂后】普通人,他是【魔神狂后】靠什么方法获得如此大的【魔神狂后】势力还有军火的【魔神狂后】?

  “我今天下午有个业务要谈,咱们明天约吧!”百里温柔看着司宫樊道。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