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二十二章 竟然是【魔神狂后】女魔头【一】

第一千二十二章 竟然是【魔神狂后】女魔头【一】

  寝殿的【魔神狂后】书房当中。

  帝邪只能暂时在神尊殿没有修建好之前住在这寝殿当中了。

  当然了,神殿当中的【魔神狂后】正殿很多,只是【魔神狂后】他平时本来就多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在自己的【魔神狂后】书房处理政事,所以现在只是【魔神狂后】待的【魔神狂后】更多一些罢了。

  此时,桌面上一大堆问题的【魔神狂后】文柬需要审批。

  而帝邪却是【魔神狂后】懒洋洋的【魔神狂后】看着下方跪着的【魔神狂后】黑衣人。

  听到他刚才把后花园的【魔神狂后】事情如一禀报,之后道,“魔尊大人现在已经回去朝夕殿了。”

  “呵,她是【魔神狂后】玩腻了。”帝邪怎么会不知道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心态?此时漫不经心的【魔神狂后】靠在座位之上,侧窗投入的【魔神狂后】光正好在他俊美的【魔神狂后】容貌之上撒下了金光,衬的【魔神狂后】他的【魔神狂后】长睫都镀了金光,仿佛一卷美画,画中之人毫无瑕疵。

  知道百里温柔讨厌宥离,第一次上来神殿之时就对宥离颇多折腾,只是【魔神狂后】灵魂状态下,宥离看不见罢了。

  而如今,再次上来神殿,又入住了朝夕殿,怎么可能会放过宥离?

  就以宥离对于魔界的【魔神狂后】厌恶还有几次带兵攻击魔界的【魔神狂后】行为来说,他们两人的【魔神狂后】关系都是【魔神狂后】水深火热。

  若是【魔神狂后】此时的【魔神狂后】宥离知道自家主子明明知道自己深陷火海,还在袖手旁观看好戏的【魔神狂后】状态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帝邪看着跪在地上的【魔神狂后】黑衣人,然后道,“让宥离过来。”

  却是【魔神狂后】在他的【魔神狂后】话落,此时外面已经传来了禀报声音,“宥离大将军求见!”

  帝邪的【魔神狂后】眼眸划过几分莫名的【魔神狂后】光,饶有兴味的【魔神狂后】挑眉,“进来!”

  然后就看着宥离竟然衣服都没有换,此时顶着一张狼狈的【魔神狂后】面容然后大步流星的【魔神狂后】走了进来,神情绝对算不上很好,此时看着百帝邪立马跪了下来道,“天帝。”

  帝邪的【魔神狂后】视线在他脸上的【魔神狂后】掌印还有青紫的【魔神狂后】鼻梁上拂过,心中是【魔神狂后】道那个女人对他的【魔神狂后】人下手是【魔神狂后】挺狠,没有半分情面可留。

  “大将军这是【魔神狂后】怎么回事?”帝邪明知故问的【魔神狂后】懒洋洋道。

  宥离立马垂下头,然后双手抱拳道,“臣……冒昧想问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帝邪心里已经明白,却是【魔神狂后】单手敲着桌面,漫不经心的【魔神狂后】坐在那里。

  都能听见宥离恶狠狠的【魔神狂后】声音道,“天帝,我想知道,朝夕殿那位女子的【魔神狂后】身份。我想知道她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对臣有什么误解,所以才刻意针对臣。”

  帝邪的【魔神狂后】视线在宥离那张脸上划过,嘴角若有若无的【魔神狂后】上扬,然后意味深长的【魔神狂后】道,“确实有些恩怨。”

  宥离诧异的【魔神狂后】抬起头,然后又立马垂下,他震惊……恩怨?

  他和那女子能有什么恩怨?

  本来还以为那女子是【魔神狂后】抽了风的【魔神狂后】故意捉弄或者想要陷害他,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真的【魔神狂后】有牵扯?

  突然,不知道是【魔神狂后】想到了什么?

  宥离震惊的【魔神狂后】瞪大了眼睛,那个女子……不会是【魔神狂后】……

  怎么可能?

  可是【魔神狂后】除了这个原因,很难找到第二个原因了。

  毕竟,只有她给他唯一的【魔神狂后】熟悉感,就是【魔神狂后】那个女魔头。

  “天帝,那女子不会是【魔神狂后】……”

  之前天帝说过要让魔界和神界和平共存。

  难不成……真的【魔神狂后】把魔尊请到了天界?

  宥离大受打击。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