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四十五章 引狼入室【六】

第一千四十五章 引狼入室【六】

  一双洁白如玉的【魔神狂后】手臂伸了出来攀在了水池边,然后是【魔神狂后】一头黑色的【魔神狂后】湿透了的【魔神狂后】长发,出水芙蓉的【魔神狂后】绝美面容,以及肤如雪色的【魔神狂后】香肩。

  没错,百里温柔已经在水底脱掉了衣服,此时衣服被她用脚踩在水池的【魔神狂后】底部。

  此时湿透了的【魔神狂后】秀发贴在头皮,就仿佛刚刚沐浴了很久一般的【魔神狂后】人般。

  听不见屏风那头的【魔神狂后】情况,百里温柔便刻意一副懒洋洋的【魔神狂后】模样道,“是【魔神狂后】香儿,飘儿起来了吗?如果起来了就帮我把床上脱下的【魔神狂后】浴袍拿过来吧!”

  宥离听到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声音还不可置信,那个女人一直在里面洗澡?

  那刚才那两个婢女怎么如此心虚的【魔神狂后】模样?

  此时他表情阴沉。

  功亏一篑,如何能开心?

  再说这头的【魔神狂后】帝邪,也是【魔神狂后】一双眸子微微的【魔神狂后】眯起,仿佛想要透过那屏风把某个女人射穿。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声音?还是【魔神狂后】我自己去拿吧!”然后仿佛是【魔神狂后】起身的【魔神狂后】水声传来。

  宥离震惊,难不成那个女人真的【魔神狂后】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不知道他们这些人也在这里?

  正准备说什么的【魔神狂后】时候,帝邪挥手让他们退下。

  然后宥离立马咬牙便带着其他的【魔神狂后】神兵退出了房间。

  “谁在哪里?”百里温柔才发现不对劲,立马退回了水中。

  此时的【魔神狂后】内殿就只剩百里温柔还有帝邪两个人。帝邪的【魔神狂后】目光落在了床榻上脱下来的【魔神狂后】白色衣裙然后手微微一抬,那绸丝贴身裙子便落在了他的【魔神狂后】手中。

  上面还带着女子微微的【魔神狂后】清香,让帝邪的【魔神狂后】眼眸加深了不少。

  一步一步朝着屏风之后走去,突然一抹带着杀气的【魔神狂后】水气朝着他扑面而来。一颗颗水珠漂浮在空中,却突然在距离帝邪半分的【魔神狂后】时候顿住,帝邪眼睛都未眨一下,那些水珠便全部消散。

  “呵,天帝大人怎么有时间来本尊的【魔神狂后】寝宫?还替本尊拿起衣服来?”百里温柔看着帝邪,假装平静的【魔神狂后】模样嘲讽道。

  可是【魔神狂后】帝邪却是【魔神狂后】鎏金般的【魔神狂后】眸子落在了水中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身上,秀发湿透上面还透着水珠,可是【魔神狂后】绝色的【魔神狂后】容貌却显得更加惊艳,其中还透着不经意的【魔神狂后】勾引和魅惑。

  美人如浴,锁骨之下若隐若现,雪肤瓷肌,在水色之下透着光泽,引人遐想。

  “有人洗澡,不自己带衣服的【魔神狂后】?”帝邪的【魔神狂后】视线却是【魔神狂后】从某处的【魔神狂后】窗户划过,“并且还不关窗门,不怕引狼入室?”

  “狼若要来,关窗也阻挡不了不是【魔神狂后】么?”百里温柔似笑非笑的【魔神狂后】目光看着帝邪,显然意有所指,“看看天帝,不就是【魔神狂后】从大门堂而皇之的【魔神狂后】进来的【魔神狂后】么?”

  听到这话,帝邪微不可闻的【魔神狂后】挑眉,“今夜藏宝阁三楼所有的【魔神狂后】奇珍异宝全部被洗劫一空,包括那枚复活果。本帝是【魔神狂后】想来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一件事情……”

  “什么?复活果不见了?”百里温柔恰到好处的【魔神狂后】震惊加气愤,“这该死的【魔神狂后】贼人,偷其他东西还不够,竟然把我想要的【魔神狂后】复活果也偷了。”

  帝邪:“……”

  意思是【魔神狂后】偷其他东西可以,但是【魔神狂后】偷复活果就不行么?

  “看来偷的【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魔尊大人的【魔神狂后】东西,魔尊大人一点也不肉疼。”还一副幸灾乐祸的【魔神狂后】模样。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