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记忆【七】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记忆【七】

  生生的【魔神狂后】撕裂,那些血液从毛孔里面落了下来,整个人瞬间变成了血人。

  “主人,停下来!”此时,那头的【魔神狂后】穷奇几只看到这一幕也是【魔神狂后】不可置信的【魔神狂后】瞪大了眼睛。

  因为百里温柔,这是【魔神狂后】要自曝的【魔神狂后】预兆。

  自曝,那可是【魔神狂后】神魂具毁。

  而此时的【魔神狂后】席御邪也是【魔神狂后】看着这一幕,也是【魔神狂后】眼前一黑,刺痛的【魔神狂后】胸口让他头脑也开始眩晕,“百里……”

  此时,一些模糊的【魔神狂后】记忆因为刺激,也是【魔神狂后】隐约的【魔神狂后】浮上了脑海当中。

  “席御邪,我们之间不可能的【魔神狂后】,我们根本不是【魔神狂后】一个世界的【魔神狂后】人。”

  “不是【魔神狂后】一个世界又如何?我愿意踏入你的【魔神狂后】世界。”

  “席御邪,你怎么样了?”女子冲过来,在那些围攻的【魔神狂后】士兵之下,直接徒手爆开了他们的【魔神狂后】脑袋,

  夜下。

  女子清唱:一次缘份结一次绳我今生还在等

  一世就只能有一次的【魔神狂后】认真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魔神狂后】人

  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前朝记忆渡红尘伤人的【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刀刃

  是【魔神狂后】你转世而来的【魔神狂后】魂……

  婚礼之上。

  他亲吻她的【魔神狂后】额头,心里许诺,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你的【魔神狂后】手。

  要好好的【魔神狂后】,爱你一辈子。

  他怎么可以忘记?

  怎么能?

  席御邪把所有最重要的【魔神狂后】记忆都想了起来,此时不过此时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却已经在生死一线的【魔神狂后】边缘。

  “百里,我想起来了……”席御邪看着此时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声音沙哑,“若是【魔神狂后】你死,我必赴黄泉。”

  这不是【魔神狂后】承诺,而是【魔神狂后】告诉她,若是【魔神狂后】不想让他出事,就一定要……好好的【魔神狂后】活下来。

  因为,他一定会跟随她生,他亦生,她死,他亦死。

  此时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一双血红色的【魔神狂后】眸子一滴泪滴落下来,她闭上然后再次打开,一抹金色的【魔神狂后】流光在里面划过。

  她已经疼痛到了极致,并且也疼痛到了麻木。

  而神冠也是【魔神狂后】被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狠劲儿给吓到了。

  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人敢用自曝来降服它的【魔神狂后】,神冠则主的【魔神狂后】并非前面,每一个神冠都代表着某种特殊的【魔神狂后】象征性。

  然,水神冠,代表着的【魔神狂后】便是【魔神狂后】至死不渝的【魔神狂后】坚毅。

  暴虐过后的【魔神狂后】水神冠,突然的【魔神狂后】就平息了下来,然后所有的【魔神狂后】神光聚然收敛了起来,仿佛一开始从未爆发过,并且同时也是【魔神狂后】沉入了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胸口处安静的【魔神狂后】待着了。

  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魔气已经正常的【魔神狂后】运转,没有神冠的【魔神狂后】刺激重新的【魔神狂后】回归到了体内。

  可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从本来要爆体而撕裂开的【魔神狂后】身体此时突然泄气,她瞬间失去了所有支撑着的【魔神狂后】最后意志力失去了知觉从高空落下。

  “百里……”席御邪瞬息抱住了百里温柔,可是【魔神狂后】自己的【魔神狂后】白衣也瞬间已经被染红。

  席御邪把百里温柔搂在了怀中,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触碰她才能不让她更痛。

  甚至都不知道她,是【魔神狂后】否还有生命力。

  他不敢想,只是【魔神狂后】把她抱在了自己的【魔神狂后】怀中,狭长的【魔神狂后】眸子已经是【魔神狂后】无法控制隐藏的【魔神狂后】血泪。

  男人有泪不轻弹,可是【魔神狂后】在心爱之人如此的【魔神狂后】模样之下,他是【魔神狂后】痛火攻心,自己都在依靠最后的【魔神狂后】意志力清醒。

  穷奇几只立马跑了过去。

  担忧道,“主人……”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