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脸皮太厚【一】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脸皮太厚【一】

  见血兽已经暴露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面前,几位长老面如死灰。

  “这……这……这其实是【魔神狂后】我们前段时间抓到的【魔神狂后】邪物,还来不及处理。”二长老还在垂死挣扎。

  看着他的【魔神狂后】模样,席御邪冷笑:“哦?那这血池也是【魔神狂后】为了这抓住这血兽建立的【魔神狂后】?你们倒是【魔神狂后】还真体贴。那么这池子里面的【魔神狂后】血又是【魔神狂后】怎么来的【魔神狂后】?不要告诉我,全部都是【魔神狂后】魔兽的【魔神狂后】血。”

  “确实是【魔神狂后】魔兽的【魔神狂后】血,天帝真是【魔神狂后】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来了。”三长老还没听出席御邪其中另外的【魔神狂后】意思,马上辩解顺便拍着马屁。

  “知道本帝最讨厌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什么吗?”席御邪目光清冽的【魔神狂后】看着他们,那仿若实质的【魔神狂后】强大气场能直接秒杀他们。

  吓得四人再也不敢出声全部趴在了地上。

  听着头顶席御邪的【魔神狂后】声音缓缓的【魔神狂后】传来:“最讨厌的【魔神狂后】就是【魔神狂后】证据在前,还不知悔改欺瞒本帝的【魔神狂后】人。”

  这话落,四位长老浑身颤抖,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道女子的【魔神狂后】声音懒洋洋的【魔神狂后】响起:“天帝,不如……把他们丢到池子里面喂那血兽,或许他们就会承受了。”

  没有一点危机意识。

  果不其然,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提议让四人立马抬头求饶:“天帝,我们说,我们说,这血兽……血兽确实是【魔神狂后】赫连世家养的【魔神狂后】,可是【魔神狂后】我们并没有让它出去干什么伤天害理的【魔神狂后】事情,只是【魔神狂后】为了关键时候自保,还请天帝明察。”

  “是【魔神狂后】啊!赫连世家只是【魔神狂后】为了自保,所以才养的【魔神狂后】这血兽,就怕出现如今这样被恶人盯上的【魔神狂后】事情,也算是【魔神狂后】赫连世家的【魔神狂后】一张自保的【魔神狂后】底牌。咱们真的【魔神狂后】没有其他的【魔神狂后】意思。”

  这话说起来有理。

  只不过……

  “呵,那你们自保的【魔神狂后】代价还真是【魔神狂后】高呢!这么大一池纯血液,是【魔神狂后】凭空出现的【魔神狂后】罗?它是【魔神狂后】没有伤天害理,可是【魔神狂后】为了滋养它成长如今这个模样,恐怕各位耗费了不少的【魔神狂后】心血吧!”百里温柔懒洋洋的【魔神狂后】勾唇看着四人道。

  席御邪浑身的【魔神狂后】气息越发的【魔神狂后】冷漠。

  而四位长老已经心里把百里温柔骂的【魔神狂后】狗血淋头,对于这个挑拨离间的【魔神狂后】女子,到底是【魔神狂后】什么身份?

  二长老果不其然的【魔神狂后】视线看向了百里温柔,然后道:“姑娘,我们赫连世家和你无冤无仇,您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一直在这里挑拨是【魔神狂后】非?”

  “点出真相就是【魔神狂后】挑拨是【魔神狂后】非?呵,我还是【魔神狂后】第一听见这样的【魔神狂后】逻辑。你们赫连世家的【魔神狂后】脸皮还真不是【魔神狂后】一般的【魔神狂后】厚。”百里温柔挑眉冷笑。

  听到这话,四位长老哑口无言。

  然后三长老又把视线落在了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身后,小心翼翼的【魔神狂后】道:“天帝,求您明察,那些血液其实都是【魔神狂后】日积月累,大多都是【魔神狂后】水,血也是【魔神狂后】杀的【魔神狂后】一些魔兽血,咱们绝对没有伤无辜之人的【魔神狂后】性命。”

  “哦?那……请问你们大长老去哪里了?”百里温柔漫不经心的【魔神狂后】视线扫过四人。

  长老本来五位,只不过大长老死了之后,此时就只有四位了。

  听到百里温柔突然提起大长老,四位长老愣了愣,然后表情微变。

  “大长老……他有事出去处理,至今……还未回来。”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