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五百章 如此玄幻的【魔神狂后】事情【一】

第一千五百章 如此玄幻的【魔神狂后】事情【一】

  “解决你的【魔神狂后】事情不过是【魔神狂后】因为我媳妇心疼我总是【魔神狂后】人误解追杀罢了。”

  百里温柔抬头,就见席御邪走了过来。他修长的【魔神狂后】身影,双手插在自己的【魔神狂后】裤带里面,然后靠近自己,直接坐在了旁边,距离她和司宫樊中间的【魔神狂后】位置。

  并且还单手搂住了自己的【魔神狂后】腰身贴近然后挑衅冷漠的【魔神狂后】声音对着那头的【魔神狂后】司宫樊道:“所以司先生不必道谢。”

  浑身一股子十分强烈的【魔神狂后】排斥和敌对感。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如此快就发现自己过来了?

  百里温柔看着席御邪,有些无奈,这个孩子气的【魔神狂后】男人啊!

  司宫樊深邃的【魔神狂后】目光落在那头拥着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席御邪身上,面对挑衅难得的【魔神狂后】没有多说什么?

  新闻上各相报道的【魔神狂后】死亡,如今男人就这样突然的【魔神狂后】出现在了众人的【魔神狂后】视线当中,匪夷所思。

  想起那个视频,司宫樊确定过不是【魔神狂后】人工合成。

  并且摔下去的【魔神狂后】人,觉亏是【魔神狂后】席御邪而非一个体型类似的【魔神狂后】人。

  所以此时的【魔神狂后】司宫樊眼眸逐渐带着几分暗沉和细细探究。

  看着司宫樊那诡异打量的【魔神狂后】目光,席御邪缓缓的【魔神狂后】挑眉:“呵,怎么?难不成是【魔神狂后】因为我说话太直接,伤到宫先生了?”

  “伤到我倒不至于,就是【魔神狂后】宫某对于一件事情十分的【魔神狂后】好奇,不知道席总能否为我解答?”突然,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目光锁定对面的【魔神狂后】席御邪,其中缓缓开始交锋的【魔神狂后】试探让两个人之间气息变得更加的【魔神狂后】高深莫测。

  席御邪看着司宫樊,微微挑眉:“宫先生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跟我说的【魔神狂后】吗?”

  “我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魔神狂后】人,从高楼摔下去却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呢?”谁知道,司先生却莫名其妙的【魔神狂后】来了这一句。

  这话一出,整个沙发区域的【魔神狂后】人神情都微变了。

  席冷月是【魔神狂后】第一个十分诧异,差点控制不住的【魔神狂后】人。

  他不可置信的【魔神狂后】司宫樊,他怎么能以如此确定的【魔神狂后】语气问出这句话,难不成……他是【魔神狂后】知道了什么吗?

  只有席御邪眯了眯眼睛,然后神色淡定:“宫先生的【魔神狂后】这个问题很矛盾,从高楼摔下去,又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呢?”

  “也对!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玄幻的【魔神狂后】事情是【魔神狂后】吧?”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目光深邃无比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声音意味深长,话里有话。

  席御邪还有百里温柔两人都同时肯定,司宫樊肯定知道了什么?所以才能突然问出这样的【魔神狂后】话来。

  百里温柔看着司宫樊,也是【魔神狂后】莫名轻笑:“宫先生这话怎么好像有些意有所指?您到底想要说什么?”

  既然百里温柔开口,司宫樊自然不准备隐藏。

  “那一天……”他靠在沙发上,神态漫不经心的【魔神狂后】模样,一双眸子看着百里温柔,突然笑了:“附近有监控拍到了的【魔神狂后】画面,正好如今视频在我的【魔神狂后】手中。”

  席冷月的【魔神狂后】模样惊变,可是【魔神狂后】也只敢压制下来在心里惊骇。

  那一天?难不成……是【魔神狂后】四哥出事的【魔神狂后】那一天?

  听到这话,席御邪也是【魔神狂后】危险的【魔神狂后】勾唇,然后讥讽不屑的【魔神狂后】勾唇:“宫先生,席某人听不懂你的【魔神狂后】话,监控拍到的【魔神狂后】画面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通知:八点之前更新完,养文哦。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