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刚才有人来过【二】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刚才有人来过【二】

  墨寒惊:“是【魔神狂后】广阳大人。”

  然后立马转头看着百里温柔,紧张她被发现。

  可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却看着打开的【魔神狂后】窗口,指了指方向,对着墨寒示意挥手,便一闪跃下。

  门同时被推开了来。

  门外的【魔神狂后】广阳狭长的【魔神狂后】目光扫视了一圈墨寒的【魔神狂后】房间,看到刚从床上正好起身来开门的【魔神狂后】墨寒,微微的【魔神狂后】眯了眯眼睛。

  刚才在百里温柔正好跃下的【魔神狂后】同时,墨寒便掀开了被子屁股坐到了床边,又假装起身站了起来一副刚起床的【魔神狂后】模样。

  睡眼惺忪的【魔神狂后】感觉看着广阳,墨寒便随口道:“广阳大人您是【魔神狂后】刚洗涑完吗?”

  “嗯。”广阳淡淡的【魔神狂后】应答,然后走进了房间。

  他确实刚洗了澡,此时穿着简单的【魔神狂后】白色长袍,过来的【魔神狂后】时候却好像听到墨寒在和人说话。

  看着站在软榻的【魔神狂后】位置,目光看着软榻片刻并直接坐了下来广阳,墨寒内心忐忑。

  广阳大人和百里姐姐……坐在了同一个位置。

  不过幸亏刚才百里温柔坐的【魔神狂后】时间不久,所以应该没有温度。

  广阳的【魔神狂后】目光状似无意的【魔神狂后】视线扫过打开的【魔神狂后】窗户,然后落在了墨寒的【魔神狂后】身上,沉默了许久才道:“刚才有人来过?”

  墨寒乖乖的【魔神狂后】走到了桌面处,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然后恭敬的【魔神狂后】递倒了广阳的【魔神狂后】面前,微微疑惑的【魔神狂后】神态:“人?”

  透过墨寒,广阳的【魔神狂后】视线落在了干净的【魔神狂后】桌面上,随即修长的【魔神狂后】手指接过墨寒手中的【魔神狂后】茶杯,一饮而下,目光深邃的【魔神狂后】看着空了的【魔神狂后】杯子:“无事,许是【魔神狂后】我听错了。”

  “听错了?难不成刚才广阳大人听到我在自言自语了吗?”墨寒一脸窘迫的【魔神狂后】走到了被窝然后掏出了一本小书道:“以前在路边见人在买小人书,便忍不住偷偷的【魔神狂后】买下来了,刚才可能是【魔神狂后】我在念书的【魔神狂后】声音。大人千万不要告诉殿主墨寒竟然不好好修炼,心思在于玩乐。不然……殿主肯定要罚墨寒了。”

  看着墨寒手中的【魔神狂后】小人书,广阳面色平静,看不出太多的【魔神狂后】情绪。不过显然墨寒感觉到空气都松了一些,然后一只大手放在了他的【魔神狂后】头顶之上揉了揉,轻笑声传来:“小孩子喜玩乐也是【魔神狂后】正常,我不会告诉殿主。只不过……上次教你的【魔神狂后】心法,可会背了?”

  墨寒感觉广阳的【魔神狂后】大手,一点儿也没有百里姐姐的【魔神狂后】柔软,到底有种让人心惊胆战的【魔神狂后】感觉。

  “会了,墨寒现在就背给广阳大人听。”墨寒抬起头对上了广阳带笑的【魔神狂后】眼睛,心里却却更加忐忑了。

  人人都说广阳大人的【魔神狂后】脾气好,却也最不好得罪。

  因为他阴晴不定,这一点绝对没错。

  刚才,墨寒就感觉空气都仿佛要窒息了一般,而现在却雨过天晴。

  离开客栈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回头看着墨寒的【魔神狂后】房间窗口,眼眸有些担忧,希望这孩子可以应付的【魔神狂后】过来。

  倒是【魔神狂后】没想到对于一个孩子,这光明神殿都把控的【魔神狂后】如此严格。

  这事情她还是【魔神狂后】自己来吧!墨寒那边的【魔神狂后】风险实在太大。

  走在大街上,百里温柔看着灯火阑珊的【魔神狂后】街道,突然有些心情微妙的【魔神狂后】沉重。

  特别是【魔神狂后】视线不经意的【魔神狂后】落在了一面狐狸面具上。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