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欲擒故纵【七】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欲擒故纵【七】

  翼龙这才恢复了平静,淡定了下来,目光看着百里温柔,歉意的【魔神狂后】道:“刚才略有些激动,可是【魔神狂后】有吓到姑娘?其实在下只不过是【魔神狂后】害怕姑娘听信了那些流言蜚语所以对我有所误会。”

  “无事,公子也是【魔神狂后】受害之人,被心爱之人利用恐怕如今心里也不好受,我能够理解。”百里温柔善解人意。

  可是【魔神狂后】翼龙却瞪大了眼睛,心爱之人?谁?白希?

  “姑娘……我……”翼龙再次想要解释,可是【魔神狂后】谁知道百里温柔却突然看到了一座水桥,然后欢喜的【魔神狂后】跑了上去:“看,那里有人放花灯!”

  谁想听你解释?虚伪男。

  翼龙看着百里温柔欢喜跑开的【魔神狂后】模样,便神情微微一怔之后,胸口涌动一股莫名的【魔神狂后】暖流,然后高大的【魔神狂后】身型便跟了上去。

  突然明白想要宠溺一个人,是【魔神狂后】怎么的【魔神狂后】心情了。

  只不过想到对方或许认为他已经是【魔神狂后】一个心有所属的【魔神狂后】男人,便有些无奈。

  看来得慢慢的【魔神狂后】解释了。

  “这是【魔神狂后】花灯桥,晚上最为热闹,一般都是【魔神狂后】情人约会的【魔神狂后】地方,看……那边还有许多的【魔神狂后】花灯贩卖,据说只要一起在花灯桥放了花灯的【魔神狂后】情人,便是【魔神狂后】被牵了姻缘线的【魔神狂后】,命中注定会在一起。”翼龙的【魔神狂后】声音从后面缓缓的【魔神狂后】传来。他看着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背影,目光灼灼,又透着十分的【魔神狂后】期待。

  本来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脚要抬上桥的【魔神狂后】,听到翼龙的【魔神狂后】话,瞬间便收了回来。

  好险,她才不要和这个男人上花灯桥呢!

  太恶心了。

  此时跟在后面的【魔神狂后】翼龙自然没有错过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小动作,眼中的【魔神狂后】期待突然变成了失落。

  然后走了过去,看着停在桥边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尴尬道:“姑娘怎么不走了?”

  “公子心里已经有心爱之人,我怎么还能和公子上花灯桥?”百里温柔一副心事重重的【魔神狂后】模样,留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魔神狂后】眼神给翼龙之后,便果决的【魔神狂后】转身离开。

  那眼神让翼龙微微一愣,突然眼睛明亮起来,难不成……她其实也对自己……

  翼龙对着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背影立马追了上去:“姑娘,其实摹灸窨窈蟆裤误会了。”

  他一把想要抓住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手腕,可是【魔神狂后】却被百里温柔提前感应直接侧身开:“公子请自重!”

  翼龙见百里温柔又恢复了冷漠的【魔神狂后】模样,便忍不住想到难不成她是【魔神狂后】吃醋了么?

  “姑娘,不是【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我对那白希并无感情,婚事是【魔神狂后】我父亲订的【魔神狂后】,绝非我本意。”翼龙道。

  百里温柔摇头:“公子不必说了,若是【魔神狂后】无意,公子难不成是【魔神狂后】个连自己的【魔神狂后】感情都不能左右把持的【魔神狂后】男人么?并且如此儿戏自己的【魔神狂后】婚事?如果不是【魔神狂后】喜欢,怎么会轻而易举的【魔神狂后】就同意?”

  感觉多和翼龙在这花桥附近待着都空气不新鲜了。

  幸亏现在已经离开了那里。

  看着百里温柔仿佛在生气的【魔神狂后】模样,翼龙却心情大好了起来,他隐约激动,难不成她这是【魔神狂后】在在意?

  翼龙便立马解释:“其实我爹之所以和白府和亲,只不过是【魔神狂后】怀疑他们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罢了。如果你不信的【魔神狂后】话,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夜之后,白府将不成祸患。”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