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三十六章 你是【魔神狂后】谁【三】

第两千三十六章 你是【魔神狂后】谁【三】

  突然,他回头。

  谁知道除了一路的【魔神狂后】光明的【魔神狂后】执法者之外,刚才的【魔神狂后】那个黑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

  席御邪自然不会关心这个。

  他想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百里说了金令是【魔神狂后】若冰拿着的【魔神狂后】。

  百里来这十方天的【魔神狂后】其中目的【魔神狂后】就是【魔神狂后】找到金令,拯救魔界现在的【魔神狂后】情况。

  所以只要找到若冰,便等于找到金令。

  难怪光明神殿如此大动作。

  恐怕光明神殿也是【魔神狂后】迫不及待找回这件宝贝。

  席御邪想着,若是【魔神狂后】能够让他碰到那个厌恶的【魔神狂后】女人也是【魔神狂后】好事,能够替百里找到金令,还能杀了她一报欺负媳妇之仇。

  只不过可惜,既然光明神殿这样寻找。

  就说明那个女人如今已经躲了起来不肯出现。

  金令肯定就在她的【魔神狂后】手中。

  席御邪还是【魔神狂后】觉得自己先找到百里再说。

  巷子里面。

  黑衣女子警惕的【魔神狂后】目光看着旁边路过的【魔神狂后】那些光明执法者。

  看着他们手中的【魔神狂后】画像,眼眸当中是【魔神狂后】深沉的【魔神狂后】恨意。

  想着自己如今的【魔神狂后】脸,她就算是【魔神狂后】想要回去,都很难面对这一切了。

  没错,她就是【魔神狂后】若冰。

  自从毁容之后,若冰便再也没有把这张脸见过天日。

  她没有再回神殿,因为曾经的【魔神狂后】自己在世人的【魔神狂后】眼中多么的【魔神狂后】高高在上,如今就有多么的【魔神狂后】深痛恶绝这张脸。

  没办法以后传在众人口中的【魔神狂后】自己不是【魔神狂后】一方天第一大美人儿若冰,而是【魔神狂后】一个丑陋无比的【魔神狂后】老巫婆。

  看着那些离去已远的【魔神狂后】光明执法侍卫,若冰便重新走了出来。

  在街道上面寻找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身影,谁发现却已经找不到了。

  不过,想着他去的【魔神狂后】方向,应该是【魔神狂后】光明城。

  所以若冰走在十分熟悉的【魔神狂后】路线之上,果不其然再次发现了席御邪。

  就这样,席御邪一路朝着光明城前进。

  一天的【魔神狂后】时间,终于到达了光明主城。

  而同时,他的【魔神狂后】头微微一侧,妖孽的【魔神狂后】侧颜冷漠如霜。

  那个之前以为消失的【魔神狂后】女人,竟然后来还一直跟着他。

  他倒是【魔神狂后】也没有驱赶,想要明白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魔神狂后】。

  后面的【魔神狂后】若冰看着席御邪状似乎要回头,随即立马躲到了一颗树后。

  前面的【魔神狂后】不远处便是【魔神狂后】光明主城了,想着如今到处在找自己的【魔神狂后】光明执法者,这里面肯定更加的【魔神狂后】森严。

  可是【魔神狂后】再次看去,席御邪已经朝着城门而去。

  她便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席御邪还是【魔神狂后】第一次见过如此臭牛皮糖的【魔神狂后】女人,就在快要进城之时,却突然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若冰看着排队进城的【魔神狂后】人,晃神之间,席御邪竟然不见了。便立马眼神左右寻找着席御邪。

  谁知道下一秒,一道冰冷寒光落在了自己的【魔神狂后】脖子上。

  一道冷漠低沉的【魔神狂后】声音传来:“你是【魔神狂后】谁”

  若冰感觉落在自己脖子上的【魔神狂后】长剑,然后恢复了冷静道:“不知道公子什么意思”

  “呵,跟了我一路,这话你会听不出来”席御邪冷笑。

  若冰却装糊涂:“公子误会了,我只不过是【魔神狂后】正好和公子同路要来这光明城罢了。再说了,最近光明城盛事在即,谁都想要来凑热闹。公子怎么能说是【魔神狂后】我跟踪您呢”

  席御邪薄唇轻嘲,然后收回了长剑:“如此,别让我再见到你。”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