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四十章 有事门外说【七】

第两千四十章 有事门外说【七】

  第2040章 有事门外说【七】

  席御邪当然知道她就在外面。

  可是【魔神狂后】他本来就是【魔神狂后】故意的【魔神狂后】,并不想让她踏入自己的【魔神狂后】房间。

  自己可是【魔神狂后】有妇之夫,怎么能和一个女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就算是【魔神狂后】惺惺作态,他也不愿意。

  “你的【魔神狂后】房间在对面。”

  席御邪冷淡的【魔神狂后】提醒。

  若冰:“……”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魔神狂后】房间在对面,可是【魔神狂后】……她私心里面想要和他多说说话。

  “公子,您不是【魔神狂后】想要知道关于祭祀神宴的【魔神狂后】事情么?我可以和您说说啊!”若冰道。

  席御邪:“明日楼下再说,今日我累了,想休息。不然……你就站在门外说吧!”

  “……”

  若冰咬唇,没想到自己竟然遭此羞辱,顿时就更加想要快点恢复容貌了。

  只能道:“那好吧!公子明日再见!”

  听到她离去的【魔神狂后】脚步,房间里面的【魔神狂后】席御邪便嘴角浮现几分冷笑。

  只不过,突然想起若冰手中的【魔神狂后】那一枚令牌。

  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去求证一下。

  所以打开窗户,瞬息便消失在了房间。

  回到对面客栈的【魔神狂后】若冰,嫌弃的【魔神狂后】看了看里面的【魔神狂后】摆设。

  回头看着对面富丽堂皇的【魔神狂后】光明客栈,突然想到。

  会不会自己的【魔神狂后】房间可以看到对面席御邪的【魔神狂后】房间呢?

  谁知道去到的【魔神狂后】时候,掌柜的【魔神狂后】告诉她席御邪竟然给她订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一间下房。

  并且,还是【魔神狂后】窗户朝着里面的【魔神狂后】那一种。

  进去还有一股子霉味,整个房间如同仓库大小。

  若冰看着这房间,突然想着席御邪自己订的【魔神狂后】可是【魔神狂后】一百灵晶一晚的【魔神狂后】天字房啊!

  心里忍不住郁闷,怎么自己看中的【魔神狂后】男人如此不懂的【魔神狂后】怜香惜玉?

  还是【魔神狂后】说,他真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只对自己原本身份的【魔神狂后】若冰感兴趣?

  席御邪已经离开了房间,他找人画了若冰那枚令牌的【魔神狂后】模样,随即便找到了城门口故意把画纸落在了两个执法者脚下。

  执法者拿起画纸,看着人来人往的【魔神狂后】街道疑惑谁丢的【魔神狂后】东西?

  可是【魔神狂后】看到画纸的【魔神狂后】内容时,便忍不住震惊:“这……不是【魔神狂后】若冰大人的【魔神狂后】令牌么?”

  不远处的【魔神狂后】席御邪微微凝眉,还真是【魔神狂后】?

  隐退之后,便重新回到了客栈。

  接下来,他终于有了另外的【魔神狂后】目标可以做了,就是【魔神狂后】套出那个黑衣女人若冰的【魔神狂后】下落。

  相比起席御邪这边,此时的【魔神狂后】翼光城,如今因为百里温柔上任所以她决定重新改名,叫月光城。

  白月光,不错不错。

  “主人,紫罗大人过来找您了。”穷奇跳到了凳子上看着正在书桌上大秀工笔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道。

  百里温柔懒洋洋的【魔神狂后】挥手:“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紫罗便进来了。

  看着满屋子乱七八糟十分抽象的【魔神狂后】“墨宝”,便忍不住汗颜。

  然后抬头看着百里温柔道:“您这也太无聊了吧!”

  “找我来有何事?”百里温柔头都未抬,独孤自赏一般的【魔神狂后】挥霍着手中的【魔神狂后】毛笔,而她的【魔神狂后】临摹对象则是【魔神狂后】被迫摆着妖娆姿势的【魔神狂后】梼杌。

  梼杌以前可不会做如此有损凶兽威严的【魔神狂后】事情,只不过如今嘛!

  为了讨好魔神大人,它什么不要脸的【魔神狂后】都能做了。

  “魔尊大人,可以了吗?”

  它想要瞅一眼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画,都不行。

  (本章完)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