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七十四章 试探【一】

第两千七十四章 试探【一】

  再怎么说他们也在这光明主城当中待了三日啊!

  虽然,大多时间除了一日三餐,这个男人都待在自己的【魔神狂后】房间里面,根本就和她见不了几面,别说聊天了。

  听到这女子的【魔神狂后】话,席御邪狭长的【魔神狂后】眸子里面微微浮现几分嘲讽,然后道:“我与姑娘不过萍水相逢,何来讨厌或者喜欢之说”

  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席御邪虽然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魔神狂后】谁如果不是【魔神狂后】因为她和若冰有点关联,自己根本不会理会于她。不过对于这个女人,他脑海当中就浮现店小二死去的【魔神狂后】模样,自然知道她本性肯定没有如今这样的【魔神狂后】纯良。

  可是【魔神狂后】却伪装在自己的【魔神狂后】身边,肯定是【魔神狂后】有特别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

  虽然他也是【魔神狂后】利用她,如今倒是【魔神狂后】感觉十分麻烦。

  听到萍水相逢四个字,若冰心头忍不住几分失望:“公子难道还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么”

  “朋友”席御邪冷嘲:“姑娘连真面目都不愿意相示,是【魔神狂后】否说朋友太过于可笑”

  席御邪话落,便直接错身她,朝着楼下而去。

  留着这头的【魔神狂后】若冰整个都呆愣在了原地。

  她看着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背影,终于知道他为何如此厌恶自己了。原来就是【魔神狂后】因为自己整日带着面纱让他误解了。

  她眼眸当中浮现几分痛楚,自己又何尝不想要真面目面对他

  甚至,她多想告诉他,自己就是【魔神狂后】若冰。

  她知道他只关心若冰的【魔神狂后】事情,如果自己知道就是【魔神狂后】若冰,肯定不会再如此的【魔神狂后】态度。

  可是【魔神狂后】,她如今的【魔神狂后】脸……

  不行,她怎么可能让他知道自己长的【魔神狂后】如此丑陋呢

  对,没错,等到自己恢复了原本的【魔神狂后】容貌,再向他坦诚。那时候他肯定会谅解自己的【魔神狂后】,如今……只能暂时让他误会了。

  若冰的【魔神狂后】心头痛并甜蜜的【魔神狂后】。

  痛是【魔神狂后】不能告诉自己心爱之人真相。

  甜蜜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他因为自己才接纳如今这样诡异的【魔神狂后】身份,整日带着斗笠就连背后都有人议论,他却为了若冰,光明之下的【魔神狂后】自己,丝毫不在乎。

  她自然甜蜜。

  席御邪如果知道若冰已经在脑海当中把自己脑补成了对她如此痴情之人,一定会把现在回头就把她砍死算了。

  他可不是【魔神狂后】什么绅士或者心软之人,这世间的【魔神狂后】温柔之倾付一人,那就是【魔神狂后】媳妇儿。

  不过刚才故意那样说,其实也是【魔神狂后】好奇这个整个整天带着斗笠的【魔神狂后】女人长的【魔神狂后】什么模样。

  思来想去都无法把若冰的【魔神狂后】性子结合她会把自己的【魔神狂后】信物随便交给所谓的【魔神狂后】朋友,虽然没有见过若冰,但是【魔神狂后】从她的【魔神狂后】行为还有百里所说当中都能够推理的【魔神狂后】出来,那就是【魔神狂后】一个疯女人。

  所以,按照席御邪的【魔神狂后】推理,他怀疑,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魔神狂后】若冰本人。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魔神狂后】却完全没有违和感啊!

  只有自己,才对自己如此熟悉。

  呵,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待会儿试探一番,便可以知道了。

  席御邪随意点了一些吃食然后坐在了角落,目光落在街道之上,这是【魔神狂后】唯一一条城门口通往城内的【魔神狂后】路,他每天都会坐在这个位置,看着人来人往。

  只期望,能够看到熟悉的【魔神狂后】那个身影。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