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七十五章 天天看个够【二】

第两千七十五章 天天看个够【二】

  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魔神狂后】身影。

  百里,你会来的【魔神狂后】吧!

  下楼的【魔神狂后】若冰便也是【魔神狂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魔神狂后】席御邪,他的【魔神狂后】眼眸看着窗外,侧颜精致的【魔神狂后】让人尖叫,此时落在光影里面,点点明暗交接的【魔神狂后】层次阴影,却显得五官更加妖孽夺目。

  只要是【魔神狂后】看一眼,便能让人沉沦的【魔神狂后】男人。

  若冰一步一步的【魔神狂后】靠近席御邪,心跳的【魔神狂后】极快。

  她缓缓的【魔神狂后】把盘子中的【魔神狂后】食物放在了席御邪的【魔神狂后】桌面之上,因为有面纱的【魔神狂后】遮挡所以便能够光明正大的【魔神狂后】看着他,声音压抑的【魔神狂后】激动,道:“公子,这么久以来,都给没有问过你的【魔神狂后】名字呢!”

  “既然你不肯露出容貌,又何必问我的【魔神狂后】名字”席御邪头都未回,但是【魔神狂后】却因为感觉对面这双落在自己身上炙热的【魔神狂后】视线感觉到心头烦躁以及恶心。

  罢了,忍!

  若冰看着席御邪的【魔神狂后】神情,却误解成他是【魔神狂后】为了这件事情跟自己赌气了。

  心里觉得这个男人还真是【魔神狂后】可爱的【魔神狂后】同时,忍不住声音愉悦的【魔神狂后】道:“公子,并非是【魔神狂后】我不肯露出自己的【魔神狂后】容貌,而是【魔神狂后】……”

  席御邪并未接话。

  若冰只能继续道:“而是【魔神狂后】,自己从小便落了疾病,脸上很多的【魔神狂后】胎记,看起来十分的【魔神狂后】可怕。所以小女子生来自卑,终日只能带着面纱渡人。实在是【魔神狂后】因为真实容貌怕怕吓到公子,才不得已而为之……,公子不要误会。”

  “你觉得,我是【魔神狂后】那么肤浅之人”席御邪冷笑。

  可是【魔神狂后】眼睛却完全不看若冰,他本来就对她的【魔神狂后】容貌没有兴趣,只是【魔神狂后】想知道她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若冰。而金令,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也在她的【魔神狂后】身上而已。

  若冰却觉得席御邪还在生气,他肯定想把她当朋友,却觉得自己如此不坦诚脸都不肯露所以才生气的【魔神狂后】。

  “公子,虽然我知道你不是【魔神狂后】如此肤浅之人。可是【魔神狂后】……往你体谅小女子的【魔神狂后】一份女为己者容的【魔神狂后】心情吧!我并不想,让公子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魔神狂后】模样,毕竟公子……是【魔神狂后】何等的【魔神狂后】优秀。”若冰痴迷的【魔神狂后】目光落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身上,继续道:“若是【魔神狂后】公子一定想要看小女子的【魔神狂后】容貌,以后肯定有机会的【魔神狂后】。”

  等她想办法恢复了容貌,然后再天天让他看个够。

  若冰如是【魔神狂后】想着。

  “随便你……”席御邪见她执意不肯露出容貌,自然得想另外的【魔神狂后】办法试验了。

  毕竟这若冰现在是【魔神狂后】通缉犯,如果自己手段强硬去看,恐怕会引起她的【魔神狂后】警惕和怀疑。

  如果她是【魔神狂后】若冰还好,他可直接动手杀了她为媳妇报仇然后夺了金令。

  如果她不是【魔神狂后】若冰的【魔神狂后】话,自己这样只会打草惊蛇。

  所以席御邪便不准备继续在这个话题停留了。

  不过……

  席御邪突然转回了头,然后抬眸深深的【魔神狂后】看着对面的【魔神狂后】若冰,透着黑纱,他并不知道对面的【魔神狂后】若冰已经陷入了他的【魔神狂后】眼眸漩涡当中。

  毕竟席御邪少有和她对视,虽然他觉得自己正常的【魔神狂后】眼神,却在若冰的【魔神狂后】眼中就是【魔神狂后】会动容,谁让她自我膏潮呢

  “我已经想到了救若冰的【魔神狂后】方法了。”

  谁知,席御邪平静的【魔神狂后】道。

  若冰听到这话,还未反应过来,什么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