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七十六章 我去求情呢【三】

第两千七十六章 我去求情呢【三】

  等确定席御邪在说什么的【魔神狂后】时候,她才瞪大了眼睛,声音惊:“公子什么意思”

  “我昨晚想了许久,你不是【魔神狂后】若冰的【魔神狂后】朋友么来这光明主城是【魔神狂后】为了联系她的【魔神狂后】亲信救她,可是【魔神狂后】这样却治标不治本。那些人真的【魔神狂后】值得相信吗或许,你会把她推入无尽深渊也不一定。”席御邪意味深长的【魔神狂后】看着若冰道。

  若冰被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话,说的【魔神狂后】面容微微一变。

  其实,这几天她从来都没有想去找以前的【魔神狂后】亲信或者是【魔神狂后】部下。

  因为没错,她不相信任何人。

  也不会依靠任何人。

  特别是【魔神狂后】,来了之后她才发现以前自己的【魔神狂后】亲信早就全部归顺到了四座手中,她哪里还有靠得住的【魔神狂后】人啊

  所以一开始对席御邪说的【魔神狂后】那些自救的【魔神狂后】话,不过是【魔神狂后】借口和故意留下的【魔神狂后】理由罢了。

  席御邪当然也知道若冰这几天根本就没有出去过,但是【魔神狂后】此时却假装不知道。

  若冰看着席御邪,还是【魔神狂后】有几分诧异的【魔神狂后】:“那公子是【魔神狂后】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有救若冰的【魔神狂后】方法了吗”

  他能有什么办法救自己

  自己是【魔神狂后】拿了金令才被抓的【魔神狂后】,一旦现身就是【魔神狂后】死。除非……交出金令。

  可是【魔神狂后】,她不可能出现的【魔神狂后】,除非恢复容貌。

  既然不可能出现,那么金令就是【魔神狂后】她的【魔神狂后】保身符。所以……除了她自己意愿,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她。

  但是【魔神狂后】,一想起刚才席御邪说昨晚竟然在为自己操心,一直在想救自己的【魔神狂后】办法,就忍不住心头再添悸动。

  “若冰作为殿主门前最宠爱的【魔神狂后】神使,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成为了整个光明神殿要抓的【魔神狂后】对象了你可告诉我,她是【魔神狂后】否是【魔神狂后】犯了什么大错所以才被抓捕的【魔神狂后】”席御邪当然知道原因,可是【魔神狂后】金令的【魔神狂后】事情没几个人知道,他自然也不可能说出来。

  外界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魔神狂后】真相,他自然也得装不解了。

  若冰的【魔神狂后】眼神闪躲了一下,便回道:“其实……一切只是【魔神狂后】误会,殿主以为若冰背叛了神殿突然消失,所以才想要抓她的【魔神狂后】。但她,只不过是【魔神狂后】有自己的【魔神狂后】苦衷,无法现身而已。”

  听到这话,席御邪心头冷嘲,不过面上却若有所思:“这样么既然如此,那就去和殿主说清不就好了”

  若冰摇头,苦涩一笑:“现在没人会替若冰说清的【魔神狂后】,光明神殿众人各个自保还来不及。以前若冰宫的【魔神狂后】心腹也全部散去,根本没有一个愿意帮她。”

  “你倒是【魔神狂后】知道的【魔神狂后】挺清楚的【魔神狂后】。”席御邪似笑非笑的【魔神狂后】看着黑纱里面的【魔神狂后】轮廓一眼,低沉道。

  让若冰立马反应过来,解释:“那……那是【魔神狂后】因为她是【魔神狂后】我最好的【魔神狂后】朋友啊!我……自然清楚。”

  “是【魔神狂后】么”席御邪如今心里已经百分之五十怀疑面前的【魔神狂后】黑纱女人就是【魔神狂后】若冰了,可是【魔神狂后】为了得到更高的【魔神狂后】结论,他便突然一脸认真道:“若是【魔神狂后】,我去跟光明殿主求情呢”

  “什么”若冰震惊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你”

  不可置信的【魔神狂后】同时,她也是【魔神狂后】立马摆手道:“千万别公子,你这样还没到殿内就会被人抓起来了。私闯光明神殿殿,是【魔神狂后】死罪!”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