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七十七章 谁说没有身份【四】

第两千七十七章 谁说没有身份【四】

  “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谁知道席御邪意味深长的【魔神狂后】笑了。

  看着他的【魔神狂后】笑容,若冰感觉自己彻底沦陷一百遍了。

  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为了自己冒如此大的【魔神狂后】险。

  可是【魔神狂后】,他却不知道真相啊!

  如果是【魔神狂后】普通的【魔神狂后】错,求情或许有用。但是【魔神狂后】,她拿了金令,是【魔神狂后】殿主最想要的【魔神狂后】东西,那就没用了。

  可是【魔神狂后】她却不能把这一切跟席御邪说,但是【魔神狂后】却一定要阻止他去犯傻。

  不过,她此时十分开心。

  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人如此爱着自己。

  “若冰如果知道有公子这样的【魔神狂后】人如此真挚的【魔神狂后】对她,她一定十分的【魔神狂后】感动开心。可是【魔神狂后】公子切莫去如此冒险,先不说求情有没有用,如果没有身份,内殿都进不去。”若冰看着席御邪道。

  席御邪却摇头,目光看着街道:“谁说没有身份了。”

  若冰不知道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这句话是【魔神狂后】什么意思,但是【魔神狂后】很快,她就能知道了。

  因为若冰想要劝阻席御邪,本来还以为他只是【魔神狂后】计划或者考虑,谁知道一盏茶的【魔神狂后】功夫,席御邪已经来到了偌大的【魔神狂后】光明神殿之外。

  此时的【魔神狂后】光明神殿,仿佛云霄城堡,又仿佛梦幻之都。庞大的【魔神狂后】一眼看不见尽头,可是【魔神狂后】却金碧辉煌,磅礴的【魔神狂后】光明之力在殿中涌动,冲刺的【魔神狂后】整个高空都感觉如同一片神光。

  十米高的【魔神狂后】大门,四排光明执法者面无表情的【魔神狂后】站在那里,手中的【魔神狂后】武器银光闪烁。

  若是【魔神狂后】普通人,恐怕都不敢接近这一片区域。

  这只是【魔神狂后】遥远的【魔神狂后】边墙而已。

  而若冰跟随着席御邪来到了这里,还依旧不可置信。

  “公子,你千万不要冲动啊!救若冰的【魔神狂后】事情我们从头再议。她的【魔神狂后】那个误会,根本就不是【魔神狂后】劝阻一下殿主就会听的【魔神狂后】。你这样进去,只会把自己也置入危险的【魔神狂后】境地啊!”若冰焦急无比的【魔神狂后】道。

  席御邪的【魔神狂后】目光看着前方磅礴无比的【魔神狂后】高高的【魔神狂后】城墙,没想到这凡界的【魔神狂后】宫殿,倒是【魔神狂后】差点能比得起神界的【魔神狂后】气派。这光明殿主一个假继承者,倒是【魔神狂后】好大的【魔神狂后】派头。

  耳边传来若冰喋喋不休的【魔神狂后】话语,他转身看了她一眼,凉凉道:“你不是【魔神狂后】她的【魔神狂后】朋友么怎么此时到如此不急了只不过……你刚才不是【魔神狂后】还说只是【魔神狂后】误会而已,既然是【魔神狂后】误会,就一定可以解释的【魔神狂后】通。怎么如此这误会,又突然变严重了”

  “不,不是【魔神狂后】这样的【魔神狂后】公子。”若冰当然不会承认是【魔神狂后】自己偷摹灸窨窈蟆棵了金令,这样小偷一般的【魔神狂后】行为定然影响形象,便解释道:“我是【魔神狂后】怕公子,您就这样唐突的【魔神狂后】进去,恐怕……会让光明神殿的【魔神狂后】执法者误会为私闯者,恐怕见不到殿主的【魔神狂后】面,就得被抓起来了。”

  “呵,就这些人还抓不到我。”席御邪不屑一笑。

  便不再理会若冰,直接朝着光明神殿的【魔神狂后】方向而去。

  若冰见无法阻挡,可是【魔神狂后】又怕席御邪出事,咬牙之后,便也同样跟了上去。

  她一定不会让席御邪有事的【魔神狂后】,所以此时倒是【魔神狂后】不在乎自己的【魔神狂后】危险了。

  谁知道,这完全就是【魔神狂后】她自作多情。

  就光明神殿的【魔神狂后】这些执法者,怎么可能打得过席御邪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