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七十九章 自作多情【六】

第两千七十九章 自作多情【六】

  不然的【魔神狂后】话惹怒了神族,后果承担不起。

  众多光明执法者打不过席御邪,自然不敢再上前。

  广阳大人怎么还不来?

  如此强大的【魔神狂后】敌人,如果不是【魔神狂后】他没有硬闯进去,不然的【魔神狂后】话他们根本抵挡不住。

  而席御邪不直接闯入,自然是【魔神狂后】有自己的【魔神狂后】原因的【魔神狂后】。

  他修长的【魔神狂后】身影站立在高门之外,目光平静的【魔神狂后】看着那些包围他的【魔神狂后】执法者们。这时,突然便感觉一股不弱的【魔神狂后】气息突然朝着这头而来。

  他嘴角上扬,终于来了有点身份的【魔神狂后】人了。

  “到底是【魔神狂后】何人在神殿外面闹事?”广阳瞬息出现在正门之外,一双眼眸凝重的【魔神狂后】盯着被上百光明执法者包围起来的【魔神狂后】席御邪。

  刚才听两波的【魔神狂后】侍人禀报,都没有眼睛看到的【魔神狂后】直观。

  广阳看着席御邪,心头微惊。

  男人一眼便如龙中龙凤,容貌惊人,气质夺目。

  一人敌千军万马之势,就这样静立那头,浑身敏晦莫测的【魔神狂后】能量磅礴无比,根本看不透的【魔神狂后】实力。

  没想到敌人竟然如此年轻?可是【魔神狂后】广阳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小看席御邪。

  只不过,如果容貌如此出色又实力强大,再怎么也应该有所耳闻的【魔神狂后】,但是【魔神狂后】显然这个白衣男人,他从未闻过。

  “你是【魔神狂后】谁?”广阳的【魔神狂后】目光冷沉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

  看到广阳的【魔神狂后】时候,这头的【魔神狂后】若冰本能的【魔神狂后】就想侧头躲避。只不过想想自己现在带着黑纱,他也认不出来,可是【魔神狂后】却还是【魔神狂后】忍不住担心如果被发现后果会如何?

  广阳从以前便和自己不和,毕竟都是【魔神狂后】座下神使,互相警惕。

  若是【魔神狂后】让他知道自己就是【魔神狂后】若冰,一定会把她抓到殿主面前的【魔神狂后】。

  只不过,若冰虽然知道如此,却依旧不舍得离开。

  目光深深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这个男人为了自己性命都不顾,她绝对不会抛弃他的【魔神狂后】。

  自作多情的【魔神狂后】若冰,此时已经把席御邪列入了对自己深情不愉的【魔神狂后】真爱当中去了。

  又哪里知道席御邪所做的【魔神狂后】这一切,与她根本没有丝毫的【魔神狂后】关系。

  席御邪听到广阳的【魔神狂后】问话,却只是【魔神狂后】冷笑的【魔神狂后】看着他:“既然辅佐光明神殿,就不应该问我是【魔神狂后】谁?”

  这话是【魔神狂后】什么意思广阳并不知道。

  但是【魔神狂后】对于擅闯者的【魔神狂后】处决他却明白。

  “呵,既然不说,那就别怪本神使按照逆端处置你了。”话落,广阳便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昼光一闪,化作强大的【魔神狂后】攻击力朝着席御邪攻击而来。

  席御邪见他自称神使,忍不住想笑。

  自古神使只能是【魔神狂后】辅佐真神的【魔神狂后】称呼,这半桶水的【魔神狂后】光明殿主竟然都把自己的【魔神狂后】直系属下当成神使,简直就是【魔神狂后】想做神族想疯了。

  席御邪就连身型却未动,身体一股强大的【魔神狂后】神力涌动出来,伴随着光明之力的【魔神狂后】金光,所有的【魔神狂后】攻击都被他强大十倍的【魔神狂后】反击回去。

  广阳还未攻击到席御邪,便被这股力量震荡的【魔神狂后】飞了出去。

  本来周围的【魔神狂后】光明执法者们还指望着广阳大人能够教训一下这个男人。谁知道这个男人的【魔神狂后】实力竟然如此的【魔神狂后】强,就算是【魔神狂后】广阳大人都不是【魔神狂后】对手。

  广阳此时也很震惊,抬头目光大骇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