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八十九章 心情好的【魔神狂后】不得了【八】

第两千八十九章 心情好的【魔神狂后】不得了【八】

  “这金令,光明殿主一直想要得到,里面肯定有很大秘密。既然殿主如此不信任若冰,妄她如此忠诚。我为什么要把金令交给他?还不如……大人您拿着,反正谁也不会知道不是【魔神狂后】吗?”若冰怂恿着席御邪。

  因为金令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手中,对她来说和在自己的【魔神狂后】手中没有区别。

  毕竟神尊大人好像对金令并不感兴趣,反而还不如对自己的【魔神狂后】兴趣。

  未来,自己要和神尊大人做一对神仙眷侣,所以这金令在席御邪手中还是【魔神狂后】她手中,不分你我不是【魔神狂后】么?

  席御邪微微的【魔神狂后】眯了眯眼睛看着若冰递上的【魔神狂后】金令,心头还是【魔神狂后】十分不解正常情况下这个女人不是【魔神狂后】应该把金令掩护的【魔神狂后】好好的【魔神狂后】吗?怎么就直接这样交给了自己了?

  她的【魔神狂后】行为,还有偶尔解释的【魔神狂后】话语,都让席御邪的【魔神狂后】侦探大脑当机,不明白若冰的【魔神狂后】脑子里面装的【魔神狂后】什么东西?

  不过既然她要给自己,自己自然不可能拒绝。

  可是【魔神狂后】嘴上还是【魔神狂后】要抗拒几分:“这怎么可以?既然是【魔神狂后】殿主之物品,自然是【魔神狂后】要交给殿主的【魔神狂后】。你既然有这份心我便暂为保管,我帮你交给殿主也是【魔神狂后】不错的【魔神狂后】。”

  听到席御邪竟然还要亲自把金令交给光明殿主,若冰的【魔神狂后】心里有丝犹豫。不过却还是【魔神狂后】把金令递到了席御邪的【魔神狂后】手中,毕竟一开始自己说的【魔神狂后】那样义正言辞,突然反悔也不好。形象已经补回来了,却依旧是【魔神狂后】犹豫了会儿道:“大人,您还是【魔神狂后】再考虑考虑吧!千万不要辜负了若冰。她……这段时间,可委屈了。”

  仿佛在提醒这席御邪什么。

  席御邪拿着手中的【魔神狂后】金令,若有所思。若冰委屈,关他什么事?

  不过在若冰的【魔神狂后】眼中,若有所思的【魔神狂后】席御邪仿佛是【魔神狂后】把这话听进去了。他应该会犹豫的【魔神狂后】话,为她出气心疼也好啊!

  “明日,我们去城中逛逛吧!”

  突然,席御邪收起的【魔神狂后】手中的【魔神狂后】金令,然后看着若冰道。

  若冰还是【魔神狂后】第一次听到席御邪主动说要和自己逛街的【魔神狂后】话。

  惊喜之余又有些担忧,害怕自己这个朋友的【魔神狂后】假身份剥夺了他对于若冰的【魔神狂后】喜欢。

  “明日?”有些犹豫又想接受。

  犹豫是【魔神狂后】疑惑。

  可是【魔神狂后】席御邪却道:“我想问问你关于若冰的【魔神狂后】事情。”

  席御邪话一落,若冰便松了一口气,欣然毫无负担的【魔神狂后】就答应了下来:“好,没问题。”

  席御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每次自己要问她自己的【魔神狂后】事情表现的【魔神狂后】十分的【魔神狂后】热情,却摸到了微微的【魔神狂后】门路,顺口之言没想到她果然答应了。

  但想到了明日,他倒是【魔神狂后】心头冰冷如寒霜。

  第二日,光明殿主发出一则通告,撤回了所有在外的【魔神狂后】执法者,理由是【魔神狂后】祭祀神宴会快要到来,要全力安排光明主城当中的【魔神狂后】事务需要人手。

  可是【魔神狂后】若冰听到消息,却是【魔神狂后】明白这是【魔神狂后】殿主撤销了对自己的【魔神狂后】追捕之意。

  没想到大人说到做到,真的【魔神狂后】替自己求情了。

  殿主恐怕也是【魔神狂后】看在大人光明神的【魔神狂后】身份与面子上所以才通融的【魔神狂后】。

  感动之余,也是【魔神狂后】想着自己今日便要单独和席御邪出去约会了,心情好的【魔神狂后】不得了。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