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九十七章 解释【八】

第两千九十七章 解释【八】

  光明殿主并没有说话,隔了许久许久,就在若冰以为自己快要被这股威压凌迟处死的【魔神狂后】地步。

  突然……

  “罪人不知你何罪之有”光明殿主声音幽幽的【魔神狂后】传来,虽然没有太多的【魔神狂后】起伏,可是【魔神狂后】就算是【魔神狂后】旁边站着的【魔神狂后】广阳都心头忍不住忐忑,因为他明白,殿主此时很生气。

  若冰自然也明白,殿主的【魔神狂后】愤怒大多时间都是【魔神狂后】安静的【魔神狂后】,并不暴躁。越是【魔神狂后】这样,结果就越是【魔神狂后】恐怖。

  若冰恐惧的【魔神狂后】趴在地上,然后朝着光明殿主使劲儿的【魔神狂后】磕头道:“殿主,这一切都是【魔神狂后】误会。若冰错在没有第一时间回来光明神殿,没有及时的【魔神狂后】向殿主禀报情况。”

  “仅此而已”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声音越发低沉。

  然后在若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魔神狂后】瞬间,一股威压直击若冰方向,如同潮水一般浑厚的【魔神狂后】淹没了若冰,让她整个面色都青紫无比,仿佛即将窒息。

  “殿……殿主。”若冰喘不过气,在地上瘙着自己的【魔神狂后】脖子,想要呼吸。

  却不知道上方的【魔神狂后】光明殿主却反而加剧了能量,“轰!”的【魔神狂后】一声,若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狠狠的【魔神狂后】摔在了旁边的【魔神狂后】柱子上,随即又砸了下来。

  光明殿主可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若冰在地上翻滚来去,头痛欲裂,身体如火烧一般的【魔神狂后】压迫感。

  这就是【魔神狂后】实力相差大的【魔神狂后】下场,就算是【魔神狂后】威压都能单方面碾压她痛不欲生。

  “我知道……我知道您让墨族派人在找我,肯定是【魔神狂后】以为金令在说的【魔神狂后】身上。只不过殿主,金……金令真的【魔神狂后】……不不在我身上啊!”若冰痛苦不堪的【魔神狂后】声音断断续续的【魔神狂后】传来。

  可是【魔神狂后】她的【魔神狂后】话却让光明殿主目光阴沉无比:“你说什么”

  若冰感觉到自己身上并未退去的【魔神狂后】威压,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即扯开面上的【魔神狂后】面纱露出了自己丑陋满是【魔神狂后】疤痕的【魔神狂后】脸来,解释:“殿主,我知道您想问既然如此我怎么不回来神殿可是【魔神狂后】您看看属下的【魔神狂后】脸,已经被毁成如此模样了。当时属下重伤,临时才破开传送石离开已经不容易,根本就不能及时回殿,而且这张脸……”

  她的【魔神狂后】手摸了摸自己脸上凹凸不平的【魔神狂后】皮肤,眼眸当中极度的【魔神狂后】恨意:“女子为己者容,若冰不敢在众人面前露出如此丑陋的【魔神狂后】容貌,所以才不敢回来,绝对不是【魔神狂后】……因为殿主认为的【魔神狂后】那样。如果不是【魔神狂后】考虑到殿主的【魔神狂后】误会,若冰也不会……也不会现在出现在光明主城当中,不然……这不是【魔神狂后】自投罗网不是【魔神狂后】吗殿主……您一向如此宠爱若冰,若冰的【魔神狂后】衷心,您应该是【魔神狂后】知道的【魔神狂后】。我一个人,怎么会敢和光明神殿为敌呢”

  看着若冰的【魔神狂后】那张脸,光明殿主确实有些微微的【魔神狂后】错愕。

  并且她说的【魔神狂后】话,也找不到错误。

  “既然金令不在你的【魔神狂后】身上,那又是【魔神狂后】在谁的【魔神狂后】身上”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心阴沉无比,显然以为找到若冰的【魔神狂后】话就可以找到金令。

  谁想,结果竟然是【魔神狂后】如此

  若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魔神狂后】威压轻了大半,松了一口气的【魔神狂后】同时,也垂下了眼眸道:“殿主,当时墨族也在的【魔神狂后】,虽然他们是【魔神狂后】把金令交给了我。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