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两千九十八章 谎言【一】

第两千九十八章 谎言【一】

  可是【魔神狂后】关键时刻,属下被打成了如此重伤,墨族却落荒而逃,如此重要的【魔神狂后】东西怎么可能还在属下的【魔神狂后】手中他们就是【魔神狂后】为了贪生怕死而脱罪,所以把事情赖在了当时生死未明的【魔神狂后】头上。”

  “你的【魔神狂后】意思是【魔神狂后】说,金令其实还在墨族”光明殿主有种自己被耍了的【魔神狂后】感觉,眼睛一丝戾气划过。

  旁边的【魔神狂后】广阳看着这一幕,突然明白了若冰说自己不一定是【魔神狂后】罪人的【魔神狂后】理由了,她还真的【魔神狂后】让光明殿主相信了她。

  只不过,作为旁观者来说,广阳认为若冰绝对不算无辜。

  再怎么样,养个伤也不可能养这么久。

  只是【魔神狂后】担心容貌的【魔神狂后】话,如今这样戴着面纱不就好了

  躲避光明执法者的【魔神狂后】追捕,显然是【魔神狂后】有猫腻的【魔神狂后】。

  “不。”谁知道若冰听到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话,却突然否决。便目光漆黑暗沉,神情莫测的【魔神狂后】低低道:“当时墨族已经只顾着逃亡,怎么会还有心思放在金令之上他们……呵,只不过是【魔神狂后】逃兵罢了。”

  “当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魔神狂后】话,你可带着不少的【魔神狂后】执法者,还有墨族在侧,金令在手,竟然全部都败了”突然,旁边广阳的【魔神狂后】声音诧异的【魔神狂后】传来。

  若冰目光定定切空洞的【魔神狂后】看着前方,脑海当中浮现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脸。

  她恨意滔天的【魔神狂后】道:“没错,就是【魔神狂后】那个叫做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女魔头,异界的【魔神狂后】邪魔头。本来我不会败,她的【魔神狂后】实力不如我。但是【魔神狂后】……她手中有很奇怪的【魔神狂后】武器,是【魔神狂后】我从未见过的【魔神狂后】……。殿主,当时我被她打败了,金令也被她夺走了,属下只顾着生死一线留着落下来,怎么还有心思私藏金令呢按道理这都是【魔神狂后】能够想到的【魔神狂后】事情啊!而墨族贪生怕死,竟然如此污蔑我。”

  墨族,呵……

  看着若冰的【魔神狂后】模样,广阳微微的【魔神狂后】凝眉:“墨族当时并没有污蔑你,只是【魔神狂后】说金令交予了你罢了。只不过后来会让人认为你私吞金令的【魔神狂后】原因,是【魔神狂后】你自己数月不现身,才惹来殿主大人的【魔神狂后】失望。”

  “百里温柔……”上方的【魔神狂后】光明殿主声音沙哑的【魔神狂后】传来,“一阶邪魔拿了金令,恐怕也没用到对其有伤害吧!”

  若冰来不及回复广阳,听到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话,便继续解释:“殿主有所不知,因为当时是【魔神狂后】属下用金令灭杀了他们的【魔神狂后】巢穴,所以她便想要夺回此物。”

  “打不过,还把自己弄成如此模样,害的【魔神狂后】整个光明神殿的【魔神狂后】执法者为了寻你闹了不少的【魔神狂后】事情。你觉得……你一句容貌问题不回殿告知情况,本殿主能不能原谅你”光明殿主此时的【魔神狂后】心情都刚才还要差劲,只不过声音反倒是【魔神狂后】平静的【魔神狂后】可怕。

  广阳早就提点过若冰了,殿主绝对不是【魔神狂后】如此理由就能敷衍过去的【魔神狂后】。

  若冰的【魔神狂后】身体抖了三抖,然后立马在地上磕头道:“殿主,看在属下忠心耿耿的【魔神狂后】份上,您就宽恕属下一次吧!”

  “你认为,本殿主的【魔神狂后】宽恕……会给一个不停说谎的【魔神狂后】叛徒么”谁知道,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目光聚然冰冷下来。

  若冰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谁知道光明殿主便道:“你在光明城中多日,想要见我有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办法。你的【魔神狂后】伤,如今看起来也早就好了,如果不是【魔神狂后】因为不想暴露自己,你想不露面就私传这些消息给我简直易如反掌。所以……”

  “你刚才的【魔神狂后】那些话,全部都是【魔神狂后】谎言!”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