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三千零一章 拿她的【魔神狂后】血祭祀【四】

第三千零一章 拿她的【魔神狂后】血祭祀【四】

  “哼,既然本殿主了解她,她也了解本殿主是【魔神狂后】绝对不可能再继续留她的【魔神狂后】了。所以情愿守着金令威胁本殿主,越是【魔神狂后】晚拿出来,越能继续活着。可是【魔神狂后】……本殿主最讨厌的【魔神狂后】,便是【魔神狂后】被人威胁了。”光明殿主危险的【魔神狂后】眯了眯眼睛,随即继续道:“祭祀之日,就让她的【魔神狂后】血来祭奠。”

  “是【魔神狂后】!”

  广阳垂下眼眸,恭敬十分的【魔神狂后】弯腰。

  只不过就在准备退下之时,就听到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声音从上方缓缓的【魔神狂后】传来:“今晚,好好的【魔神狂后】问出金令的【魔神狂后】下落。”

  声音幽幽的【魔神狂后】,带着眸中暗示和威胁。

  广阳自然知道殿主这是【魔神狂后】给自己下达了必须的【魔神狂后】任务,立马点头示意:“遵命!”

  才缓缓的【魔神狂后】退了下去。

  如今若冰是【魔神狂后】找到了,只不过……金令却下落不明。

  若是【魔神狂后】他没有从若冰的【魔神狂后】嘴中逼问到金令的【魔神狂后】下落,恐怕殿主也会责罚于他。

  旁边的【魔神狂后】墨寒看着这一出戏,却也是【魔神狂后】垂下了头。

  百里姐姐现在就在一方天,还好殿主并不知道。

  如今一切的【魔神狂后】重点都落在了寻找金令之上。

  想着祭祀,百里姐姐应该也会过来。

  希望到时候,能一切平安。

  墨寒心思神游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魔神狂后】对着旁边嗯光明殿主道:“殿主,墨寒可否退下了”

  感觉那突然落在自己身上沉重的【魔神狂后】视线,多了几分毛骨悚然之感。

  毕竟光明殿主多疑,如果想要怀疑自己的【魔神狂后】话,也正常。

  只不过也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魔神狂后】话有没有破绽

  许久,上方才传来低沉的【魔神狂后】一句:“下去吧!”

  墨寒才微微的【魔神狂后】松了一口气,直接退了下去。

  席御邪回到自己寝殿的【魔神狂后】第一时间便听到了关于若冰的【魔神狂后】处罚,他倒是【魔神狂后】没有丝毫多余的【魔神狂后】情绪,只觉得耳朵视觉都清爽舒服多了。

  没必要天天对着若冰那惺惺作态的【魔神狂后】嘴脸,虽然看不见对他也一样恶心。

  不过想着这件事情因自己而完成,他还是【魔神狂后】需要去正殿一趟。

  起码,我为了表现自己被利用的【魔神狂后】愤怒情绪。

  当然,光明殿主是【魔神狂后】不可能对席御邪有任何负面的【魔神狂后】表态。

  一是【魔神狂后】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身份。

  二是【魔神狂后】席御邪留下来对他的【魔神狂后】好处。

  所以光明殿主还好好的【魔神狂后】安抚了席御邪一番并且还赏赐了不少宝贝美酒。

  当然了,这些东西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眼中不值一提。

  不过,他倒是【魔神狂后】借着撒泼的【魔神狂后】份儿和光明殿主透露了一些事情,比如自己和若冰如何认识,觉得她多善良之类的【魔神狂后】。

  目的【魔神狂后】不过为了怕若冰狗急跳墙咬住他,殿主现在恐怕是【魔神狂后】再也不会相信若冰了。

  虽然,席御邪也好奇为什么今日若冰没有说金令就在自己这里

  本来还想着下一步解决计划的【魔神狂后】。

  不过想不通,他也不会再想了。

  金令已经拿到,若冰解决了一半,剩余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就是【魔神狂后】赶紧找到媳妇儿了。

  他相信,自家媳妇儿如今一定在来往光明主城的【魔神狂后】路上。

  没错,席御邪的【魔神狂后】直觉倒是【魔神狂后】真的【魔神狂后】。

  毕竟光明主城可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她怎么可能不去

  在路上,这头行驶了一大半路程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正坐在马车里面闭目养神。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