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三千一十七章 一切都是【魔神狂后】假的【魔神狂后】 【五】

第三千一十七章 一切都是【魔神狂后】假的【魔神狂后】 【五】

  她心头有一丝不详的【魔神狂后】预感,就算是【魔神狂后】被抓起来也没有现在这样恐惧过。

  抬起头,也不顾暴露自己面容上的【魔神狂后】疤痕,看着席御邪问:“大人……难道不想救我出去么?”

  她交出金令,是【魔神狂后】因为信任席御邪。

  她就算是【魔神狂后】受到极刑,可是【魔神狂后】也未说出金令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身上,也是【魔神狂后】因为信任。

  信任他真挚的【魔神狂后】爱着自己,信任他一定会救自己出去。

  可是【魔神狂后】如今,为何面前的【魔神狂后】男人会用这样冰冷的【魔神狂后】眼神看着自己?

  难不成……

  不,若冰绝对不能接受这个可能的【魔神狂后】原因。

  一定不是【魔神狂后】这样的【魔神狂后】,大人只是【魔神狂后】对自己太过于失望,因为自己的【魔神狂后】欺骗所以还在生气而已。

  “大人,我可是【魔神狂后】保护您才受伤的【魔神狂后】啊!金令明明……”若冰看着席御邪,显然十分的【魔神狂后】不可置信。

  席御邪却是【魔神狂后】寒凉一笑,一双深邃的【魔神狂后】眼眸平静的【魔神狂后】毫无波澜,只不过其中的【魔神狂后】嘲讽却是【魔神狂后】显而易见:“若冰神使会进入这地牢,难道不是【魔神狂后】咎由自取么?怎么会是【魔神狂后】因为我?”

  若冰听到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这一句话,十分受打击的【魔神狂后】瞪大了眼睛:“大人,您……到底在说什么?”

  她仿佛从来不认识席御邪一般。

  之前席御邪对自己冷漠他可以理解,那是【魔神狂后】因为她伪装了身份。可是【魔神狂后】现在她是【魔神狂后】若冰啊!

  “盗取金令本来就是【魔神狂后】大罪,任何人都救不了你。就算是【魔神狂后】你想要我帮忙,也恕我无能为力。”席御邪疏离冰冷的【魔神狂后】眼眸看着她。

  却不知道这样的【魔神狂后】态度对于若冰来说比刚才的【魔神狂后】极刑还让她痛苦绝望。就仿佛她就是【魔神狂后】一个傻子,所有的【魔神狂后】坚持都是【魔神狂后】没有必要的【魔神狂后】。

  “为什么?”若冰大受打击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无法接受的【魔神狂后】奔溃道:“是【魔神狂后】因为我的【魔神狂后】容貌不复从前了么?我会想办法让它变回去的【魔神狂后】,真的【魔神狂后】。大人,您之前那样费尽心机的【魔神狂后】想要了解我,救我,甚至来到神殿向殿主为我求情……”

  “那不过是【魔神狂后】为了想确定你是【魔神狂后】不是【魔神狂后】若冰而已。”谁知道她的【魔神狂后】话说完,席御邪便直接打断了她。

  若冰的【魔神狂后】表情直接僵硬住了,然后视线不可置信的【魔神狂后】看着席御邪:“不,我不相信,这不是【魔神狂后】真的【魔神狂后】。你为什么要知道我的【魔神狂后】身份?难不成……从一开始你就怀疑我是【魔神狂后】若冰了?你……你是【魔神狂后】为了金令!”

  若冰终于不愚蠢了,一双眼睛瞪大,看着席御邪,十分不能接受。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自己的【魔神狂后】信仰突然变成泡沫。

  她还想着自己和席御邪之前会有一段幸福的【魔神狂后】未来,自己喜欢他而他也喜欢自己。

  没想到,一切都是【魔神狂后】假的【魔神狂后】。

  假的【魔神狂后】。

  “也不能说我是【魔神狂后】单纯为了金令,其实……我也需要找到你。”席御邪似笑非笑,只不过笑容却不达眼底。

  若冰听到这话,却再也不敢相信席御邪所谓的【魔神狂后】为了找她是【魔神狂后】喜欢她了。

  她被席御邪的【魔神狂后】笑容看着心底里发凉,然后惊恐的【魔神狂后】道:“你找我干嘛?你为什么要找我?”

  “知道百里温柔么?”突然,席御邪提起了让若冰抓狂的【魔神狂后】名字。

  若冰瞪大了眼睛:“百里温柔!”

  这个名字她怎么可能忘记?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