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三千一十九章 你竟然不信我【七】

第三千一十九章 你竟然不信我【七】

  广阳到达地牢的【魔神狂后】时候就听着牢头大概简单的【魔神狂后】描述了当时的【魔神狂后】情况。

  大步流星走到地牢的【魔神狂后】时候,席御邪还等在外面。

  “神尊大人受惊了。”广阳歉意的【魔神狂后】鞠躬道。

  席御邪淡淡的【魔神狂后】摇头,然后叹息:“虽然不知道广阳大人是【魔神狂后】否相信我,至今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金令?到底是【魔神狂后】什么?”

  他疑惑。

  广阳垂下眼眸,心中却是【魔神狂后】懊恼自己不应该答应若冰这个作妖的【魔神狂后】蠢货,竟然会相信而给她机会?

  就她这样一闹,整个光明神殿都知道他在寻找金令了。

  不过就若冰的【魔神狂后】性格来说,广阳倒是【魔神狂后】相信席御邪是【魔神狂后】无辜的【魔神狂后】。

  毕竟是【魔神狂后】若冰主动要见席御邪的【魔神狂后】,听牢头说若冰还像神尊大人告白了。不用猜想便是【魔神狂后】想把注意打在神尊大人的【魔神狂后】身上,引诱他带她离开不成便诬赖陷害。

  谁让离开的【魔神狂后】时候广阳的【魔神狂后】心里便已经有了如此担心和设想。

  那就是【魔神狂后】若冰会不会报复席御邪。

  没想到如今竟然成了真。

  “放心吧神尊大人,我相信你是【魔神狂后】无辜的【魔神狂后】。如果金令真的【魔神狂后】在您的【魔神狂后】身上,您也没必要主动向殿主求情之前了。”逻辑上不通,若冰那种人会把金令随便给外人,且打死都不暴露金令的【魔神狂后】存在么?

  席御邪听到广阳的【魔神狂后】话,便感激弯腰抱拳:“多谢广阳大人的【魔神狂后】信任。”

  “神尊还是【魔神狂后】先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魔神狂后】事情就交给我吧!今日在这里的【魔神狂后】事情,切莫和其他人说。”广阳向他打着预防针道。

  “在下明白。”席御邪一副翩翩公子的【魔神狂后】正面形象,完全显露不出半分腹黑。

  看着席御邪离去的【魔神狂后】身影,广阳便直接入了地牢当中。

  他面容恢复了阴沉,显然是【魔神狂后】若冰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魔神狂后】耐心。

  走到了若冰的【魔神狂后】面前,目光冷漠的【魔神狂后】看着她在木桩上挣扎的【魔神狂后】模样道:“看来不过一会儿不见,你就不老实起来了。让你见的【魔神狂后】人已经见了,给你的【魔神狂后】机会也已经给过了。竟然你还不知悔改,不愿说出金令的【魔神狂后】下落,那么……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面子了。”

  若冰嘴中塞着抹布,头发凌乱的【魔神狂后】遮住了大半的【魔神狂后】脸,却睁大眼睛发出了:“呜呜呜~”的【魔神狂后】声音。

  广阳扯掉她嘴巴上的【魔神狂后】布,便微微凝眉问道:“你想说什么?”

  “金……令……,金令,我说……。”若冰被松开了嘴,随即立马喘着气道。

  广阳眼眸沉下,认真聆听她想要说什么?

  便听到若冰一脸的【魔神狂后】扭曲和怨毒:“我没有说谎,也愿意告诉你金令的【魔神狂后】下落。金令真的【魔神狂后】在神尊的【魔神狂后】身上,他是【魔神狂后】邪魔,他是【魔神狂后】逆端,他是【魔神狂后】来害殿主的【魔神狂后】。你们如果不听我的【魔神狂后】,一定会后悔的【魔神狂后】。”

  “罢了。”广阳仿佛真的【魔神狂后】没有力气再听若冰说话了。

  直接对着周围的【魔神狂后】狱卒挥手:“关起来,和即将处死的【魔神狂后】刑犯关在一起。”

  “是【魔神狂后】!”

  那些狱卒立马动手开始给若冰松绑。

  “你不信我?”若冰看着广阳的【魔神狂后】模样,整个人异常癫狂,面目狰狞:“你竟然不信我?广阳,我说的【魔神狂后】都是【魔神狂后】实话,这一次都是【魔神狂后】实话,我没必要骗你。”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