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章 选择题【八】

第四千章 选择题【八】

  “哦?”席御邪神色莫测,终于把视线落在了的【魔神狂后】澜梦的【魔神狂后】身上,笑不见眼底:“你当我是【魔神狂后】傻子么?”

  哈?澜梦诧异的【魔神狂后】抬头。

  便听到席御邪继续看着她,远山一般的【魔神狂后】眉宇之间尽是【魔神狂后】嘲讽,一股子冷冽的【魔神狂后】气息从他低沉的【魔神狂后】声音散发而出。

  “殿……殿主?”澜梦垂下头,十分心虚。

  心里面却是【魔神狂后】想着,莫不是【魔神狂后】殿主刚才……看见了?

  席御邪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家媳妇,所以怎么可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况且,就澜梦这样的【魔神狂后】小角色,媳妇根本不屑陷害她。

  若非自己作死,怎么会害到自己?

  “你不说实话,那就让其他看见的【魔神狂后】人说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席御邪抬起头,目视前方,可是【魔神狂后】话却是【魔神狂后】对着周围的【魔神狂后】众多圣宫宫主说的【魔神狂后】。

  殿主大人问话了,众人怎么敢不回答?

  只是【魔神狂后】,让他们说实话的【魔神狂后】话岂不是【魔神狂后】得罪了澜沧海?若说谎……好像殿主大人已经看到刚才的【魔神狂后】事情。

  左右为难之时,还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走了出来,然后看着席御邪道:“我确实有话要对殿主您说。”

  见百里温柔开口,澜梦意外之余,众多圣宫宫主也是【魔神狂后】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魔神狂后】选择题太惊心动魄了。

  席御邪也是【魔神狂后】视线落在了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身上,似笑非笑:“哦?你想和我说什么?”

  不知为何,众人总感觉殿主大人的【魔神狂后】声音瞬间温柔了百八十度。

  和刚才澜梦说话的【魔神狂后】时候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跪在地上的【魔神狂后】澜梦,垂下头,面上几分难堪。

  她感觉这个白希就是【魔神狂后】故意的【魔神狂后】,想让自己光明正大的【魔神狂后】出丑好彰显殿主大人的【魔神狂后】宠爱。

  百里温柔也是【魔神狂后】抬头看着席御邪,大庭广众之下,这个男人的【魔神狂后】眼神也是【魔神狂后】明亮炙热的【魔神狂后】,仿佛故意想让人想歪一般。

  她只能挪开眼睛,义正言辞的【魔神狂后】:“咳咳,其实是【魔神狂后】这样的【魔神狂后】,关于魔族的【魔神狂后】事情大家都担心他们会对众位百姓有所伤害。觉得让一群魔族就这样住在光明城中,有些不妥,万一他们有什么其他的【魔神狂后】目的【魔神狂后】,咱们也是【魔神狂后】措手不及。可否有一些防备措施来保证光明城还有众多百姓的【魔神狂后】安危。”

  百里温柔可一点儿也没有包庇魔族的【魔神狂后】私心,公正廉明的【魔神狂后】把众多宫主想要说的【魔神狂后】话全部都传递了上去。

  众多宫主全部忐忑的【魔神狂后】垂下头不敢说话,没想到这白神使话如此直接,也不害怕殿主会发飙。

  墨轩等人都有些诧异,怎么魔尊一点儿也不偏袒魔族,难不成真的【魔神狂后】不害怕殿主改变主意号令众执法者对付魔族么?

  毕竟这里是【魔神狂后】光明城,作为殿主,怎么的【魔神狂后】心里也会忌惮的【魔神狂后】,只是【魔神狂后】表面上没有表现出现而已。昨日当着魔族的【魔神狂后】面,肯定也不好多说。

  “就这些?”席御邪微微挑眉,目光深意的【魔神狂后】看着百里温柔垂下的【魔神狂后】睫毛,声音暗哑低沉:“确定没有其他的【魔神狂后】了?”

  “没有了。”百里温柔一抬眸,就对上了席御邪微微带笑的【魔神狂后】眼眸。

  无语。

  男人,能不能正经一点?

  “你说的【魔神狂后】话,我会考虑的【魔神狂后】。只不过我光明正大昨日祭祀盛宴答应过的【魔神狂后】事情,就不能如今又轻易反悔。魔族并非破坏他们所承诺的【魔神狂后】,那我们……自然也不能表里不一。”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