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零二章 没有恩情【二】

第四千零二章 没有恩情【二】

  她也没有说谎啊!

  这白希自己都出来承认了,为何还要打她?

  澜沧海想要求饶,却欲言又止。

  如今这时候说多错多,只能让梦儿受了这个委屈先,时候他再要这白府的【魔神狂后】好看。

  殿主想要打,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

  “为什么要打你,想不清楚就一百大板。”谁知道,席御邪薄情的【魔神狂后】又吐出这句话。

  让澜梦再是【魔神狂后】不敢说话,就算是【魔神狂后】本来想让自家爹爹求情都不敢了。

  澜沧海看着澜梦,只能是【魔神狂后】深深的【魔神狂后】叹息了一口,撇开了头不忍心看。

  澜梦自然知道自家爹爹的【魔神狂后】意思。

  便也是【魔神狂后】咬下了唇,并且狠狠的【魔神狂后】瞪了百里温柔一眼。

  百里温柔一脸无辜耸肩。

  这又关她什么事?下旨打她的【魔神狂后】又不是【魔神狂后】她。

  不过,上一个对着她如此瞪眼的【魔神狂后】人已经死了,那就是【魔神狂后】若冰。

  只是【魔神狂后】希望这澜梦不要走若冰这一条路。

  只不过,在澜梦被拖下去之时,众人准备得马上解散的【魔神狂后】时候。

  “白希,你随我进来。”

  那头殿主大人在进去正殿门口只剩下一个隐约的【魔神狂后】背影,淡淡的【魔神狂后】声音从门处幽远的【魔神狂后】传来。

  百里温柔恭敬的【魔神狂后】垂头:“是【魔神狂后】!”

  反正她现在是【魔神狂后】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贴身神使,所以跟着席御邪也是【魔神狂后】正常。

  只不过在朝着正殿大门而去的【魔神狂后】时候,却不知道旁边的【魔神狂后】广阳全程都在深深的【魔神狂后】看着她。

  直到百里温柔完全的【魔神狂后】消失在了门内。

  外面的【魔神狂后】众人也开始迫不及待的【魔神狂后】解散。

  广宫主从地上站了起来,被旁边的【魔神狂后】广飞扶着。

  “阳儿,你在看什么呢?虽然你已经不是【魔神狂后】殿主身边的【魔神狂后】红人了,也不再算是【魔神狂后】神使但是【魔神狂后】起码殿主也并未因为你受宠于之前的【魔神狂后】殿主而要你的【魔神狂后】姓名。所谓伴君如伴虎,如今这样也是【魔神狂后】有得有失,你就别想了。”白宫主还以为广阳是【魔神狂后】想着自己如今的【魔神狂后】状态而失神。

  广阳收回了目光,然后平静道:“爹,我对神使的【魔神狂后】位置并未有任何留恋。”

  本来这个位置,就是【魔神狂后】当初整个族里挑选的【魔神狂后】他。

  因为这个位置,爹爹还觉得愧疚了弟弟。

  对广飞的【魔神狂后】疼爱一直都比他多。

  所以如今他对亲情略微疏远淡漠,没有这个位置反而心里释然多了,并不觉得亏欠任何人。

  “那就好!”广宫主点头,不过想到刚才的【魔神狂后】事情也是【魔神狂后】忍不住叹息:“没想到这白希会如此的【魔神狂后】受殿主的【魔神狂后】宠爱?都可以超越曾经在殿主面前的【魔神狂后】若冰了。不过,这白希也是【魔神狂后】你提点上去的【魔神狂后】,不知道她会不会记得咱们广家的【魔神狂后】这份恩情那……”

  广阳的【魔神狂后】眼眸微微的【魔神狂后】眯了眯,随即道:“爹莫要多想了,殿主既然没有对我下手自然也不会对广族下手。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在意咱们这些势力如何?不然的【魔神狂后】话,怎么会连魔族都不紧张?恐怕连这个位置,也没有那么在意。”

  这是【魔神狂后】他这段时间所想到的【魔神狂后】。

  广宫主诧异,却没有说话。

  “植至于恩情,更是【魔神狂后】没有。当初她是【魔神狂后】靠着神力一鸣惊人的【魔神狂后】,和我无关。若是【魔神狂后】真要说,也是【魔神狂后】墨宫的【魔神狂后】圣子一直在为她说话。”

  说到墨族,广阳倒是【魔神狂后】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件有趣的【魔神狂后】事情。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