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零四章 不知节制为何物 【四】

第四千零四章 不知节制为何物 【四】

  “你啊!广阳对我感兴趣只不过是【魔神狂后】应该发现了一些端倪。此人没那么简单,心思细腻。他肯定是【魔神狂后】已经怀疑上我了。不过就算被他抓到了把柄认出了身份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该做的【魔神狂后】事情都已经做完了。”百里温柔转扣住席御邪的【魔神狂后】大手,然后抬头看着他的【魔神狂后】眼睛道。

  席御邪看着她的【魔神狂后】笑脸,心里却是【魔神狂后】想说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既然自家媳妇这样认为那是【魔神狂后】她本来就男女感情迟钝,不会察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魔神狂后】感兴趣,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有些酸味的【魔神狂后】一把吻住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唇,然后提起她的【魔神狂后】腰身在原地旋转了一圈。

  百里温柔被逼吻的【魔神狂后】节节后退,直到腰身抵到了后面的【魔神狂后】桌子。

  就被席御邪捧上了桌面,扫掉一地的【魔神狂后】书墨物品。

  百里温柔则躺在了桌面上,看着上方压上来的【魔神狂后】男人,双手顺势勾住他的【魔神狂后】脖子,妖媚一笑:“你不会是【魔神狂后】想要在这里办事吧?”

  “你说摹灸窨窈蟆控?”看着女子绝美妖惑的【魔神狂后】容颜,席御邪把她包裹在自己的【魔神狂后】怀中直接圈住了来。

  鼻尖也轻轻的【魔神狂后】落在了她的【魔神狂后】鼻尖之处,两个人的【魔神狂后】眼眸对视,大殿安静的【魔神狂后】能听见彼此的【魔神狂后】呼吸。

  从两人分开到现在为止,恐怕就现在才能这样安静的【魔神狂后】处在一块儿,没有任何的【魔神狂后】顾及。

  席御邪的【魔神狂后】唇再次压了下去,这次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倒是【魔神狂后】大胆了许多。

  所有被压制的【魔神狂后】思念全部被她深深的【魔神狂后】回吻了回去,双手搂住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脖子,并且另外一只手勾引似的【魔神狂后】扯开了他的【魔神狂后】衣服,不断撩火。

  席御邪一边吻着,一边抓住百里温柔作乱的【魔神狂后】手,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她:“你是【魔神狂后】笃定我不敢在这里对你做什么么?”

  “现在是【魔神狂后】本尊想要对你做什么。”百里温柔邪肆一笑,然后手腿勾上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腰身,这段时间的【魔神狂后】孤独如今也是【魔神狂后】因为这紧紧的【魔神狂后】依偎而心化成了一滩春水。

  轰的【魔神狂后】,席御邪的【魔神狂后】大脑因为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这句话直接的【魔神狂后】克制粉碎成了渣渣。

  他的【魔神狂后】大手在四周结成了隔离结界,随即动作强势且温柔的【魔神狂后】和自家媳妇愉悦双修了起来。

  毕竟是【魔神狂后】夫妻,百里温柔倒是【魔神狂后】对这事情没有以前的【魔神狂后】不好意思。

  多了之后,还是【魔神狂后】觉得是【魔神狂后】很快乐的【魔神狂后】事情。

  因为对象是【魔神狂后】席御邪,自己深爱的【魔神狂后】男人。

  特别是【魔神狂后】这肉体,也让她垂涎的【魔神狂后】很。

  唯一的【魔神狂后】缺点就是【魔神狂后】一启发就停不下来,现在更是【魔神狂后】如猛虎饿狼,不知道节制为何物。

  在换了N个姿势,百里温柔都感觉身下的【魔神狂后】桌子都快散架的【魔神狂后】时候,终于无语的【魔神狂后】喘息道:“够了吧!”

  “不够。”席御邪俊美的【魔神狂后】面容满是【魔神狂后】红光,且凌乱的【魔神狂后】长袍敞开露出结实泛粉的【魔神狂后】胸膛,明明就是【魔神狂后】大狐狸如今倒是【魔神狂后】几分绯糜的【魔神狂后】诱惑气息。

  百里温柔修长光洁的【魔神狂后】腿勾在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腰身,长裙已经凌乱无比。

  却让席御邪看不够。

  “我的【魔神狂后】腰要断了。”百里温柔终于有了悔意道。

  席御邪轻笑,大手轻而易举的【魔神狂后】捞起下方的【魔神狂后】娇妻,把她抱起起来。

  “那就换个让你舒服的【魔神狂后】姿势……”

  百里温柔捏紧席御邪后背的【魔神狂后】衣服,背部都是【魔神狂后】薄汗,羞愤道:“席御邪!”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