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零七章 坐收渔翁之利【七】

第四千零七章 坐收渔翁之利【七】

  可是【魔神狂后】澜沧海却是【魔神狂后】看着他们道:“我不会有事的【魔神狂后】,他们不会伤害我。”

  “爹爹为何如此确定?难不成……您……”床上的【魔神狂后】澜梦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澜沧海。

  突然想起昨日祭祀自家爹爹奇怪的【魔神狂后】举动,仿佛对于前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身份一点儿都没有诧异,前面还一直当台怂恿殿主使用神力的【魔神狂后】事情。

  难不成,爹爹早就提前知道了这些事情?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爹爹或许已经和魔族达成了某种合作的【魔神狂后】关系。

  澜沧海知道自己儿女十分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这些?

  于是【魔神狂后】便淡定的【魔神狂后】道:“没错,光明殿主的【魔神狂后】身份能够揭穿其实也是【魔神狂后】有我一半的【魔神狂后】功劳的【魔神狂后】。不然,你们以为,那些信徒怎么会突然对殿主产生质疑?因为……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是【魔神狂后】被我收买的【魔神狂后】。”

  “爹爹,你是【魔神狂后】怎么提前知道的【魔神狂后】?”澜夜竹依旧不可置信,“难不成……您真的【魔神狂后】和魔族勾结了?咱们可是【魔神狂后】光明圣宫,您可不要犯了糊涂啊!”

  “我不后悔,事实证明我也赌对了。不然……你们觉得为何之前光明殿主那样的【魔神狂后】针对我们?若非我和魔族合作,先下手为强,恐怕咱们澜家的【魔神狂后】势力全部都要被殿主剥削,并且想各种办法除掉咱们整个家族。因为没有真正的【魔神狂后】传承,所以才嫉妒我们澜家的【魔神狂后】血脉。”澜沧海神情阴沉了起来,然后继续道:“魔族没有欺骗我,我把光明殿主这枚随时都要伤到澜家的【魔神狂后】毒瘤给拔除了,拔的【魔神狂后】干干净净。”

  魔族要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光明殿主,而他的【魔神狂后】要求则是【魔神狂后】澜族的【魔神狂后】安稳。

  大家互惠互利,没有任何的【魔神狂后】弊端不是【魔神狂后】么?

  看着澜沧海的【魔神狂后】模样,澜梦等人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样一段他们不知道的【魔神狂后】事情。

  澜夜竹还是【魔神狂后】担忧:“可是【魔神狂后】爹爹,既然咱们已经安全了,为何您还要找魔族?若是【魔神狂后】您和魔族合作的【魔神狂后】消息传出去,就很可能被判定为逆端。咱们整个澜族恐怕都无法在一方天生存了啊!”

  “可是【魔神狂后】这个位置本来就是【魔神狂后】我的【魔神狂后】,我不甘心。”澜沧海表情阴沉:“魔族的【魔神狂后】实力如此之高,所以他们也有恃无恐。若是【魔神狂后】他们知道现在光明神殿还在想着办法对付他们的【魔神狂后】话,你觉得如何?肯定会去神殿大闹。到时候……咱们只需要坐拥渔翁之利就好了不是【魔神狂后】么?”

  “可是【魔神狂后】魔族也不可能单单听爹爹您一人之言就发动战争啊!”澜夜竹凝眉道。

  “那就先想办法让神殿这边先动手。”突然,床上澜梦的【魔神狂后】声音幽幽传来。

  也不知道是【魔神狂后】想到了什么,她的【魔神狂后】心情大好,一张面容上竟然还带着笑意。

  澜沧海眼睛一亮:“梦儿可是【魔神狂后】有了主意?”

  “爹爹,今日各位宫主说的【魔神狂后】那个方法您觉得如何?只要让魔族杀一人,他们就破坏了规矩。各位宫主肯定为了自己的【魔神狂后】安危,会抓住这个把柄逼迫魔族离开。到时候大战自然就无法幸免了。”澜梦笑了。

  “哦?梦儿的【魔神狂后】意思是【魔神狂后】……”澜沧海仿佛已经明白什么了。

  澜梦继续道:“能够引起殿主的【魔神狂后】愤怒动手的【魔神狂后】,这个人必须是【魔神狂后】殿主身边最宠爱的【魔神狂后】人。”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