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一百九十五章 石碑上的【魔神狂后】字【一】

第四千一百九十五章 石碑上的【魔神狂后】字【一】

  这猜测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视线突然落在后方的【魔神狂后】席御邪身上,忍不住道“你该说实话了吧,这字上到底写了什么”

  席御邪并非故意不想把自己知道的【魔神狂后】远古之前的【魔神狂后】某些真相告诉百里温柔,而是【魔神狂后】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必要。

  因为

  “火神逻瞿喜欢的【魔神狂后】女人,是【魔神狂后】水神安娅。”

  他说完之后无奈的【魔神狂后】叹息了一声,因为现在水神的【魔神狂后】神冠在安娅的【魔神狂后】身上,若是【魔神狂后】寻找到火神的【魔神狂后】神冠交给光华,这这寓意他内心是【魔神狂后】拒绝的【魔神狂后】。

  别说这个寓意了,就单单让百里温柔去寻找火神神冠他都是【魔神狂后】拒绝的【魔神狂后】。

  因为承接了神冠,也相当于承接了许多关于上神身上发生的【魔神狂后】所有的【魔神狂后】事情的【魔神狂后】责任和纠缠。

  虽然逻瞿已死,但是【魔神狂后】安娅的【魔神狂后】神冠终究继承在百里的【魔神狂后】身上。

  或是【魔神狂后】说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找到逻瞿的【魔神狂后】神冠,非百里温柔莫属。

  百里温柔听完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这一句话之后,也是【魔神狂后】十分的【魔神狂后】无语。

  难怪了,席御邪对自己欲言又止。

  这个大醋坛子,难不成还真的【魔神狂后】宁愿缺少神魂一辈子也不想让光华承接火神的【魔神狂后】神冠么

  “在远古时期,火神逻瞿和水神安娅本来就是【魔神狂后】一对欢喜冤家,虽然表面上为敌,却同样是【魔神狂后】被众人歌颂的【魔神狂后】战神c。”席御邪继续解释。

  动用c这个词是【魔神狂后】因为用战神夫妻好像并不合适,因为他们两个并没有更深一步的【魔神狂后】发展,所以用这c解释最合适不过。

  百里温柔看着席御邪,疑惑“所以,这石碑上到底写了什么”

  “逻瞿唯爱安娅,生死与共。”

  百里温柔众人“”

  这也太直白简单了。

  “所以,逻瞿是【魔神狂后】为了安娅而死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心情复杂,想当初她继承神冠见到安娅的【魔神狂后】时候,她没心没肺一点儿也没有为任何事情困扰的【魔神狂后】模样。

  也不知道这样的【魔神狂后】她,是【魔神狂后】否知道后来逻瞿为了他甘愿抛弃神冠,舍弃肉身生死与共去了。

  “看来,这地方真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逻瞿为了安娅布置的【魔神狂后】了。没想到火神那样的【魔神狂后】男人,竟然能够深情如此。”百里温柔听席御邪刚才隐约透露的【魔神狂后】,就知道逻瞿这个的【魔神狂后】性情肯定不是【魔神狂后】一个有耐心的【魔神狂后】人,不然也不会是【魔神狂后】火神了。

  火神神冠,本来就是【魔神狂后】喜好战,并且脾气难惹不是【魔神狂后】很温顺的【魔神狂后】人能驾驭的【魔神狂后】。

  听到百里温柔的【魔神狂后】话,席御邪也立马道“若是【魔神狂后】你想,我也能为你亲手种上万里奇珍异宝的【魔神狂后】花草。”

  周围的【魔神狂后】魔念等人“”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席大人,这事儿也有这么好较真的【魔神狂后】么

  真是【魔神狂后】让他们这些单身千万年的【魔神狂后】人太苦逼了。

  百里温柔也是【魔神狂后】对席御邪无奈的【魔神狂后】笑了笑“你啊难不成就是【魔神狂后】因为安娅,所以才不告诉我火神为情所伤的【魔神狂后】人是【魔神狂后】谁么可是【魔神狂后】安娅是【魔神狂后】安娅,可不是【魔神狂后】我。”

  “我明白,只是【魔神狂后】若是【魔神狂后】这件事情在不是【魔神狂后】非得必须告诉的【魔神狂后】情况下我并不太愿意说罢了。”席御邪倒是【魔神狂后】直白。

  百里温柔看着席御邪坚毅冷俊又严肃的【魔神狂后】妖孽容颜,噗呲一声笑了。

  这个傻瓜,竟然还有这般孩子气的【魔神狂后】时候。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