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一百九十九章 真挚的【魔神狂后】喜欢 【五】

第四千一百九十九章 真挚的【魔神狂后】喜欢 【五】

  伴随着两个人的【魔神狂后】强大气流,整个幻莹珠梦都全部被搅乱,连根拔起或者是【魔神狂后】损坏。

  真的【魔神狂后】是【魔神狂后】暴殄天物。

  百里温柔没想到幻莹珠梦竟然曾经还因为这两人的【魔神狂后】战斗损坏过一次。那么现在他们看见的【魔神狂后】花海,是【魔神狂后】后来逻瞿重新再次种植的【魔神狂后】吗

  若是【魔神狂后】百里温柔没有理解错名字的【魔神狂后】话,幻莹珠梦这种远古时期才有的【魔神狂后】特殊植物,存活性能十分的【魔神狂后】低,种植百年或许才有现在这么多。

  如果不是【魔神狂后】火神自己说这里的【魔神狂后】植物是【魔神狂后】幻莹珠梦,可能百里温柔都不会知道那些荧光植物竟然是【魔神狂后】如此珍品

  毕竟幻莹珠梦她也是【魔神狂后】只在古书上面听过却从来没有见过名字。

  所以此时看着打的【魔神狂后】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所有的【魔神狂后】幻莹珠梦全部死绝的【魔神狂后】两人,肉疼的【魔神狂后】要死。

  别说他了,后知后觉发现过来的【魔神狂后】逻瞿回过神来看着下方一片自己心血全部惨淡的【魔神狂后】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时,气的【魔神狂后】头发都快炸起来的【魔神狂后】看着对面的【魔神狂后】安娅道“啊啊啊你知道我种植的【魔神狂后】这些幻莹珠梦多么的【魔神狂后】辛苦吗”

  “不就是【魔神狂后】一些植物吗打不过我的【魔神狂后】下场就是【魔神狂后】这样。”安娅终于挑眉一笑,其实在和逻瞿战斗的【魔神狂后】第一瞬间,她便特地找机会看清楚了石碑上面的【魔神狂后】字。

  心里面复杂至极,目光落在对面炸毛的【魔神狂后】蠢货身上,眼泪忍不住差一点夺眶而出,却被她理智的【魔神狂后】克制住了。

  逻瞿听到安娅的【魔神狂后】话,便忍不住微微一愣“你不是【魔神狂后】最喜欢幻莹珠梦的【魔神狂后】吗”

  说完之后,又一脸的【魔神狂后】傲恼,然后立马辩解“我我可不是【魔神狂后】为了你种的【魔神狂后】,只不过只不过恰巧知道你也也喜欢罢了。你既然喜欢这些幻莹珠梦为何舍得毁了他们”

  不远处看着的【魔神狂后】百里温柔都忍不住冲上去想要把逻瞿暴打一顿了。

  这丫的【魔神狂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傲娇

  但是【魔神狂后】同时又觉得这逻瞿的【魔神狂后】喜欢也太单纯真挚又明显了,被毁坏了所有心血和这么珍贵的【魔神狂后】花,却关注点只是【魔神狂后】对方的【魔神狂后】喜欢或者不喜欢上面。

  傻子才发现不了这种喜欢,更何况安娅也不是【魔神狂后】傻子。

  百里温柔有些直觉,安娅对逻瞿或许也并不是【魔神狂后】没有感觉的【魔神狂后】。

  逻瞿,可能并非一厢情愿。

  “谁说我喜欢幻莹珠梦的【魔神狂后】了我不喜欢。”安娅冷笑且鄙夷的【魔神狂后】扫视了逻瞿一圈,然后道“你这家伙,难不成喜欢我”

  百里温柔“”好吧,又是【魔神狂后】一个口是【魔神狂后】心非的【魔神狂后】家伙。

  刚才她明明发现安娅在看到石碑上面的【魔神狂后】字时,轻微的【魔神狂后】笑了,虽然只是【魔神狂后】一瞬间可是【魔神狂后】旁观者清。

  “我”逻瞿没想到安娅竟然直接的【魔神狂后】拆穿了自己,瞬间有些结巴。

  可是【魔神狂后】谁知道下一秒安娅就打断了他“如果你真的【魔神狂后】喜欢我的【魔神狂后】话就太可笑了,因为我永远不可能喜欢你的【魔神狂后】。你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又不懂情趣的【魔神狂后】笨家伙,我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你这种人的【魔神狂后】。”

  安娅的【魔神狂后】笑容讽刺,可是【魔神狂后】声音却毫无气势。

  但是【魔神狂后】对面的【魔神狂后】逻瞿却并没有注意,依旧白了脸来。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