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狂后 > 魔神狂后 > 第四千四百五十一章 输的【魔神狂后】很彻底【一】

第四千四百五十一章 输的【魔神狂后】很彻底【一】

  “那……你的【魔神狂后】身份是【魔神狂后】什么?”司宫樊目光看着百里温柔问,直觉她的【魔神狂后】身份也不会很简单。m.

  谁知……

  百里温柔:“我是【魔神狂后】魔族的【魔神狂后】领袖。”

  司宫樊:“……”

  对不起,他真的【魔神狂后】不知道此时自己应该以怎样的【魔神狂后】心情去面对这一切?

  魔族,是【魔神狂后】他在电视里面看到的【魔神狂后】那些喜欢杀人嗜血,无恶不作的【魔神狂后】魔族么?

  或许是【魔神狂后】看到司宫樊的【魔神狂后】心理已经在能接纳范围的【魔神狂后】极端了,百里温柔才没有继续说下去:“话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其他的【魔神狂后】无论你怎么想也好,不过我们都不会破坏地球的【魔神狂后】规则,影响这个位面的【魔神狂后】人类的【魔神狂后】,你可以放心。”

  “我相信你们不会做那些毁灭性的【魔神狂后】事情。”司宫樊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只不过,你说的【魔神狂后】这些话,我或许还需要消化消化。”

  “事情可是【魔神狂后】你硬要去查的【魔神狂后】,所以有些事情大家装作不明白反而会更好。毕竟无知者也无忧虑……”百里温柔看着他道。

  司宫樊却是【魔神狂后】不赞同:“比起无知,还不如保持头脑清醒。”

  他情愿接纳这些荒唐的【魔神狂后】真相,也比永远存在在莫名其妙当中的【魔神狂后】好。

  “如今是【魔神狂后】清醒了,可是【魔神狂后】你确定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又有什么意义呢?”百里温柔觉得,这反而会打乱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生活。

  可是【魔神狂后】司宫樊却目光看着百里温柔,神情认真:“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我起码能够知道,自己以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不会永远待在无知和探索里,不会再有疑惑和危险的【魔神狂后】好奇心。而本来就是【魔神狂后】因为不知道,才一直寻找百里温柔还有席御邪的【魔神狂后】踪迹,如今却是【魔神狂后】明白该放弃了。

  “你能够如此快接受这些答案,便已经让我觉得很意外了。”百里温柔道。

  司宫樊的【魔神狂后】表情恢复了平静,他本来就是【魔神狂后】一个喜怒波动不太明显的【魔神狂后】人:“确实还有些不可置信,但是【魔神狂后】我本能的【魔神狂后】相信你说的【魔神狂后】这些话。”

  “多谢你的【魔神狂后】信任。”百里温柔觉得司宫樊虽然如今看起来还算平静,恐怕也是【魔神狂后】在很艰难的【魔神狂后】说服自己。

  毕竟这些事情,百里温柔可没有给他半点消化的【魔神狂后】时间,仿佛并未在意司宫樊会不会相信她。

  谁让这厮太多精明,竟然在背后一直查探他们,尽管作为对手来说很正常。

  司宫樊看着百里温柔,眼眸微微的【魔神狂后】浮现一抹特殊的【魔神狂后】光,然后问:“可以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可以。”百里温柔不介意他反正都知道了这些,还会有什么好问的【魔神狂后】?

  司宫樊问:“你一开始对席御邪动心的【魔神狂后】时候,知道他的【魔神狂后】身份后还是【魔神狂后】在以为他只是【魔神狂后】一个普通的【魔神狂后】人类的【魔神狂后】时候?”

  “他从一见到我的【魔神狂后】时候,便已经知道我的【魔神狂后】身份。可是【魔神狂后】我是【魔神狂后】在他死亡之后,才发现他身份的【魔神狂后】秘密。”百里温柔并不知道司宫樊问这句话的【魔神狂后】意义。

  可是【魔神狂后】司宫樊的【魔神狂后】眸光深邃,且又淡了下去:“我明白了。”

  所以,从一开始,百里温柔选择和席御邪在一起的【魔神狂后】时候,就根本没有顾虑过能够和她相爱的【魔神狂后】人到底是【魔神狂后】人类还是【魔神狂后】和她的【魔神狂后】同类。

  那么,他输的【魔神狂后】更彻底,因为从一开始就很公平。

看过《魔神狂后》的【魔神狂后】书友还喜欢